商識滿天下——教識港人享受生活

  自從澳門開放賭業,旅行團包攬葡國餐飲,一些著名葡國餐廳成為打卡熱點。來去匆匆的遊客不懂得享受,食物水平參差,本地人想吃有質素葡國餐,可以選擇的不多。剛從遊艇會退休的Michael本身是葡國人,愛吃又愛煮,葡國餐觸發了其靈感,既然閒不下來,於是自己開餐廳。

  目前香港葡國餐廳只有兩三家,客路各不同,可以說沒有甚麼競爭。他說:「其實競爭的對手是自己。我本人的要求多過客人,我唯一的壓力來自食物質素。客人進來的目的是要享受這一刻,提供舒適的環境和貼心的服務,比食物更重要。」

  香港地,租金決定生意,餐廳經營六年一直沒加價,Michael說,枱數多,生意夠做,維到本,沒必要加價。他認為客人吃得開心重要過賺錢。「我對自己的出品有信心,客人對餐廳的水準有信心,如果有一日生意不足,首先考慮的不是加價,而是要檢討自己,客人為甚麼不來了?我的食物失水準,還是服務質素下降了?」

  一般人對葡國餐的印象,大抵先入為主,以澳門葡國餐為正宗,其實已變成當地特色,正如其他葡萄牙前殖民地,都有當地特色的葡菜。澳門著名的「葡國雞」,在葡國反而沒有這菜式;非洲人以自己烹調口味,做成著名的「非洲雞」,巴西葡餐也有「巴西咖喱雞」。Michael創業之初,開宗明義不做澳門葡餐,餐單包含三類菜式:葡國傳統菜、葡人家常菜,葡萄牙殖民地時期包括巴西、安哥拉、莫三比克、東帝汶和澳門的地方葡國菜。由於自己愛煮食,親自下廚,為傳統菜式添新意,例如「巴西咖喱雞」,用香蕉代替薯仔做咖喱汁;「非洲雞」加入piri piri辣椒,改名「非洲霹靂雞」;祖母傳授的「砵酒豬手」,還有創新的「無花果煎羊架」等等。他喜歡甜品,餐廳幾款特色甜點都是自創新口味。

  在香港土生土長,他所認識葡國飲食文化,有哪些可以和中國人共融的呢?他說:「兩種文化最接近的是重視家庭關係,一家人吃飯,飯菜都放上枱面,像中國人一樣,一圍枱一齊吃,而不是西餐式的各自一份。飯枱是親人團聚、家庭教育、子女成長的地方,一頓飯,無論食物豐富或簡單,對葡國家庭很重要,這點和中國人是相同的。」他的食客百分百是港人,接受葡國餐,與這種文化特質不無關係。幾個朋友吃飯,點菜是一起共享的;祖孫三代一家十二人一圍枱,各有所好,由煎煮炆焗到素食或特別要求的烹調,都能滿足所需,好像來吃私菜房。有求必應,因會所沒有一個no字,要令所有客人滿意。這種賓至如歸的感覺,正是中國家庭堅守的一團和氣。

  忙碌,是港人無法逃避的生活,他重視周日家庭團聚,說自己小時候很少見到父親,因父親一人養活父母子女一家九口,日夜兼職兩份工,只有周日同枱吃飯,無論在家裏吃或在外面吃,一家人珍惜這歡樂時光。團聚是真正快樂,一個舒適的環境讓大家拋開瑣事煩惱,盡情暢聚,吃些甚麼反而不重要。今天,他堅持這信念:我的客人,吃餐要求舒服、開心,味道是bonus。

  開這家餐廳,還有一個更大目標,希望教識港人享受生活。大部份港人工作繁忙,步履急速,食得要快,中午一個鐘吃飯,完全沒吃到滋味,晚上和親友共聚,也沒有盡情享受晚餐,其實對自己刻薄,對食物浪費。他希望客人來這裏學享受生活,放下工作、煩惱,不受時間催趕,和親友輕鬆聚首,慢慢地細嘗美食,吃出真味道。

  Michael他懂得令自己快樂也予人快樂。飯桌拉近人的距離,敞開胸懷,忘記恩怨情仇,舉杯共醉,祝福情誼永在,這才是生活藝術。(下)

  本欄由中大EMBA課程專訪成功機構,冀讀者能從中借鑑其成功理念及心得。

  撰文︰予倩

陳志輝教授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