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人生——《綠簿旅友》的愛

  「做人難,做黑人更難,做傑出黑人更加難」,此話正正是電影《綠簿旅友》的深層思想。

  所謂「難」,並非單指黑人比白人更難於社會階梯向上攀爬,縱使黑人能夠走進上層社會,所面對的社會白眼,不但來自白人,也來自同鄉,這種「雙重受壓、兩邊不討好」的遭遇,正是電影裏,由馬許沙拉艾利飾演的非裔傑出鋼琴家雪萊之遭遇。坊間影評普遍只著眼於黑人被白人社會歧視,忽視了黑人反被自己人歧視。

  片中黑人男主角為了跨州巡迴演出,聘請了意大利裔的維高摩天臣擔任司機兼保母。兩位男主角同是美國白人社會的「小眾」,二人的性格完全不同,維高摩天臣雖然家境清貧,只靠跑「散」養家,但他有意大利傳統家族觀念,一切以「家」為先,著重全家上下相親相愛多於物質生活,令他樂於活在一個窮,但洋溢幸福的家。馬許沙拉艾利則相反,沒有家庭,妻子及哥哥均離他而去,他天賦奏得一手好鋼琴,令他的藝術文化修養得到白人上流社會認同,但因種族隔離未能躋身這些白人生活圈子。另外,他的物質生活及修養雖比其他黑人同鄉好,但偏偏得不到同鄉認同,更反被其他黑人社群認定為「異族」,把他視作討好白人的「內奸」。這種「黑白」不能討好的感覺,再加上沒「家」,令他產生孤獨及疏離,甚至衍生自卑。

  為了遮掩自卑,他刻意把自己的物質及文化生活抬高,如:選擇住Penthouse、家中擺放皇帝式座椅等。幸好,導演安排這種孤獨,最終在巡迴表演完結時,被維高摩天臣的「關懷愛心」所溶化了。

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高級講師

文化評論人

梁德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