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人生——《異能仨》反思英雄何價

  《異能仨》口碑及評分都不似預期,原因是甚麼?

  歸納坊間意見,原因有二,第一是電影節奏比Marvel及DC的超級英雄片緩慢,觀眾沒有耐性;第二是片中沒有適量的超級英雄大顯神通特技,只見零碎「壁虎」般爬牆的雕蟲小技。

  電影未上畫已被標纖為超級英雄類別電影,令觀眾期待它會是一部充滿動作、電腦特技的超級英雄電影。查實它只是一部以超級英雄作招徠的思考型劇情片,所以,必然會令純粹因觀看超級英雄而入場的觀眾失望!究竟電影內有甚麼劇情思考?導演禮切沙也馬蘭將2016年的《思‧裂》及2000年的《不死劫》結合,兩片中的三位靈魂人物「分裂野獸」凱文、「玻璃先生」伊利亞及「不死人」大衛杜恩串連在一起,描述他們同囚於精神病院內,三位英雄不只沒有用武之地,而且不斷被莎拉寶森飾演的精神學家,以人類的狹窄科學知識,「淡化」三人的超自然能力。導演以此諷刺人類的愚昧,有點像動畫《超人特攻隊》裏,有危難時需要超能英雄打救,於是將超人先生捧成「救世主」,太平盛世毋須超能英雄時,他們就會變成人類眼中一文不值的「異」類。《異能仨》裏三位「落難英雄」的遭遇,比超能先生更悲劇,竟淪為精神病院的院友。

  「玻璃先生」當然不甘如此下場,於是揭竿起義,連同「分裂野獸」大搞社區破壞,向人類「示威」,以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可恥人類之猙獰面目又出現,竟跪求「不死人」出手打救。導演如此的劇情編排,正好讓觀眾思考這羣英雄的存在價值!

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高級講師

文化評論人

梁德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