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人生——《閃亮人生》「淡化」原作嗎?

  美版《閃亮人生》(The Upside) 究竟將原著「淡化」,還是把它「世俗化」呢?

  有人拿這部片長兩小時六分鐘的美版《閃亮人生》與法國版「原著」相比,只贈予美版一個「笑」字,指它只能給觀眾一種出色喜劇的感覺,完全感受不到法國「原著」的味道,甚至有人指美版像其他荷里活片商翻拍一樣,往往把原著「淡化」。

  美版並不是首個從法國輸出的版本,它只是繼印度《Oopiri》及阿根廷《Inseparables》後再一次翻拍,當年法國原裝版票房大收33億港元。故事講述一名法國低下階層出身的黑人私人男護,與下身癱瘓的富翁的相處經過,兩人互相扶持再走出各自的心理關口,領悟靈性上的生命意義,遠比花花物質世界更為重要。法國原著不但笑中有淚,而且能帶領觀眾從笑聲及淚水中,反思生命意義之可貴。

  今次由導演尼爾比格操刀的美版,首先重本起用大卡士,包括:金像提名影帝拜仁鈞士頓、再加上金像影后妮歌潔曼。另外,導演又將法國版原有的路線修改,從較為輕鬆角度包裝, 片中加插不少笑料,正正就是這種表達手法惹來批評,被指「淡化」原著。

  如果從教育群眾懂得生命意義角度出發,電影素材及表達手法愈平易近人,內裏的教育訊息,就可以接觸更多的群眾。若然過於曲高和寡,可能只有一少撮觀眾受益。故此法版都是從輕鬆手法處理內裏生命意義訊息,今回美版加重笑料,其目的只是值此教育更多群眾,所以極其量是將訊息「世俗化」,並非「淡化」。

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高級講師

文化評論人

梁德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