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人生——《反斗奇兵4》的二元化演繹

  《反斗奇兵4》嚴格來說並非一部百分百專為兒童而製作的動畫電影,它屬於一部附有雙重「人格」的動畫電影,既擁有小孩追求玩具的單純一面演繹,也同時有着成年人如何對抗命運的哲理詮釋。

  以胡迪的角色為例,若然純綷從小朋友觀點出發,他代表着探討玩具於孩童成長中的角色扮演,但倘若從成人角度觀看,胡迪角色卻反映成人世界中,個人自主與命中注定的矛盾對立。

  再仔細地從成人角度看《反4》,主角胡迪以及巴斯光年因安仔長大了,被安仔母親將他們一眾玩具轉送給新主人寶妮,由於胡迪一直相信玩具的命運就是陪伴兒童成長及取悅小主人,所以胡迪不但沒有抗拒新主人,而且亦不惜出身入死,保護新主人的玩具「小义」,令他安然返回小主人身邊。

  導演另安排牧羊女回歸,她則由過往溫柔姑娘,轉型為一位「硬淨」女英雄,以凸顯與胡迪截然不同的玩具人格。雖然於動畫電影裏的牧羊女與胡迪早種「情根」,胡迪亦一直邂逅牧羊女,但牧羊女卻與胡迪持相反態度,她認為玩具的命運不應由主人決定,更加反對主人「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看待玩具的態度。相反,她認為玩具亦是一個擁有自決權的個體,她則選擇自決的命運,不再執着玩具的使命,決定與胡迪分道揚鑣。

  另外,導演在動漫電影中多番透過巴斯光年的傾聽自己內心聲音,提醒胡迪命運自决;而另一廂又借反派嘉比,怎樣不惜一切找尋小主人,以完成玩具的命運使命,以加強凸顯命運與自決的對立面。

  胡迪最終選擇哪一面呢?片中自有交代,不便劇透。

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高級講師

文化評論人

梁德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