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人生——《狂野時速》家的概念

  沒有了保羅獲加的《狂野時速》已失色不少,再沒有了監製兼男主角雲狄素,就像2006年推出的《狂野極速:飄移東京》一樣,完全失掉該影片系列的靈魂,令入場意欲大大減低。

  上映中的《狂野時速:雙雄聯盟》換上之前系列的兩位「大茄」狄維莊遜及積遜史達頓擔正,究竟此片會否重蹈第三集的覆轍?入場觀眾會否失望?

  《狂野》系列之成功,其演員配搭固然重要,但該系列電影另一成功元素,是電影的主打訊息,對「家」及「兄弟情義」意念有着完美的演譯,特別是雲狄素視一眾手足如兄弟姊妹的那份「情」,屬該電影系列的精髓所在。

  今次新片由《死侍2》導演大衛雷奇執導,導演亦一如既往,投放「家」及「兄弟情義」意念於片中。狄維莊遜及積遜史達頓起初是死對頭,後來變成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一齊英雄救美,拯救積遜史達頓的妹妹(雲妮莎卻比飾演) ,以及並肩對付不死大反派未來機甲戰士。

  另外,導演刻意於電影尾段安排狄維莊遜返回家鄉,位於南太平洋的「原始」島國薩摩亞,找來仍隱居於此的媽媽和四兄弟幫手,對付永遠打不死的未來機甲戰士。有趣的是他們幾兄弟並非以甚麽超科技或超自然力量幫狄維莊遜抗敵,他們只是用近乎「石器時代」的兵器對付高科技及槍炮子彈。不過,狄維莊遜眾兄弟卻能大獲全勝 。

  導演明顯以此寓意「家」及「兄弟情義」的力量,這才是最大力量的武器,以承接《狂野時速》系列的意念,亦是該片的正能量所在。

珠海學院新聞及傳播學系高級講師

文化評論人

梁德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