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畫人生——這麼遠 那麼近

  提起二○○三年,相信沒有人會忘記當時香港滿街寂靜,人人戴上口罩的情景,有人甚至怕成為下一個被感染的人而要逃離家園。雖然事隔十六年,但當時的恐懼及苦況對很多人仍然記憶猶新,叫人聞者變色,因為沙士在香港短短數月就奪去了二百九十九條寶貴性命,絕對是一個難以磨滅和極為沉重的教訓。

  沙士或稱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是香港近年最嚴重的疫症,更對香港以後的政治、經濟及社會影響深遠,相信很多人的個人基本衛生習慣例如勤洗手也是當時開始養成的。

  原來早於一百二十多年前,香港也出現過一場極嚴重的疫症,對我們的城市發展有深遠影響,尤其是樓宇設計、綠化空間等設置,包括興建香港第一個公園——卜公花園,指的是一八九四年在港島人煙稠密的太平山街爆發的鼠疫,當年短短數月就奪去逾二千人的性命。

  時代不同,但疫症、疾病卻沒有離開我們,總是離人類這麼遠、那麼近,時刻想趁我們稍不留神而突襲。

  中環大館正與英國衛爾康基金合辦《疫症都市︰既遠亦近》展覽,讓大家溫故知新,時常提高警覺。歷史展覽探討鼠疫的歷史背景,揭示疫情與香港的關係,以及對日常生活和城市發展帶來的長遠改變; 另外展覽也探索疫症對人類的心理與情感,尤其是人與人及其生活方式相關方面的影響。

  參與這次展覽的藝術家有十位。同場還展出不同時期的政府海報,展示社會的變更,例如呼籲市民不要隨地吐痰、請用廢紙箱、預防霍亂注射等。傳染病給人們惡魔的印象,其中一位參與的藝術家陳翊朗的作品《地鐵車廂》以作畫表達人們對疫症的恐懼。卓穎嵐的骷髏骨手掌互動發聲裝置就帶出疫症的不安感覺,另外亦有一些嗅覺互動作品,讓人想起消毒氣味及養成衛生習慣等。

  是次於大館舉辦的展覽為衛爾康基金會國際性夥伴計劃「疫症都市」的一部份。基金於倫敦、紐約及日內瓦也舉辦國際性文化項目,鼓勵討論全球流行傳染病預防和挑戰。在大館的展期至四月二十一日。

陳智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