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童年——母親最痛

  清明已過,但掃墓的人潮卻未散。前幾天去拜哥哥,心情仍是激動,看到他在碑上的照片,仍然會潸然淚下,媽媽更是哭腫了眼。七年多了,以為傷痛已撫平,平時提起哥哥也沒哭,一去到墓地卻忍不住。才知道,有些痛永遠不會消失,只是用忙碌去麻醉自己而已。

  哥哥自小已很懂事乖巧,六歲時,有一天媽媽病了,照顧家裏的嬸嬸不在家,哥哥擔心媽媽肚餓,自己走去煮粥給媽媽吃,雖然煮成三夾底,但媽媽知道後甜入心,吃清光。無論媽媽犯了甚麼儍,他都坦護;媽媽想去哪裏,他有空都會陪同;由於是最遲一個結婚,怕搬出後爸媽寂寞,縱使已買了樓,一家大多數時間都跟爸媽同住。數十年來相依相伴,媽媽也習慣了有哥哥在的空間。怎料突然一場病,就把他帶走,把我們殺個措手不及。

  媽媽一下子瘦了二十多磅,雙眼哭到發炎,對一個母親來說,沒有甚麼比這更痛更錐心。那種痛夾雜許多追不回的美好記憶、追悔、不捨、不甘。

  不過,媽媽很堅強,很快便收起了眼淚,回復做運動彈琴跟朋友飲茶的日子。她說生活既然要繼續,就要好好的過。姨姨說她是不希望子女孫兒擔心,為我們添煩惱。

  天下母親一樣心,殫竭心力最終都是以子女快樂行先。子女們何以為報?且行且珍惜吧!

Oh!爸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