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個童年——寧願病的是我﹗

  六個月大的侄女,反覆發燒了幾天,需要入院診治。B女因為害怕檢查、吃藥,每次見到護士走近都大哭,她媽媽心痛得直說﹕「寧願病的是我﹗」的確,為人母者,即使沒說過,也必定想過這句話。

  記得去年兒子入讀學前幼兒班,開學一星期就開始生病,每每一病就整個星期,康復數天,又再病倒,感冒發燒咳嗽一直伴隨,一個月內看醫生五、六次,請病假休息的日子,比上學還要多。每次我感到他身體稍熱,拿探熱器來一「嘟」,果然又是高溫,那一刻真的快要崩潰﹗

  後來有一次,他又再高燒、咳嗽不斷,神情目光都開始呆滯,午夜更發燒至攝氏四十度,我與爸爸當下立即把他送院。進院後,護士抱他進治療室抽血檢驗,為免父母在旁令孩子掙扎得更厲害,要求我們在外面等。在門外聽着兒子不停放聲大哭,聲嘶力竭地大叫「媽媽」、「爸爸」,自己卻不能做甚麼,我的心就像被撕裂般痛,淚水盈眶。

  醫生診斷,兒子是呼吸道感染,併發了肺炎。住院首兩天,他的精神仍然非常呆滯,叫他也不太有反應,還持續高燒。第二天下午,我跟爸爸坐在病房外的沙發,爸爸說﹕「如果他有甚麼事,我不知道怎算……」「別說了……」語畢,我倆再也忍不住相擁落淚。

  感謝上天,兒子在第三天慢慢好轉,第五天終於可以出院。在辦出院手續的同時,爸爸打電話給幼兒園退學。驚魂甫定,我們共同議定,讓兒子休息一年,才直接進幼稚園上學。

  一年過去,兒子快要再次上學,開始他的幼稚園生涯。問我可有期望?健健康康就好了﹗



Oh!爸媽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