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雷射針
作者:
雷鼎鳴

佔中三子與另外六名從犯終於在法庭被判罪成。在本文執筆時,法庭尚未宣佈刑期,但定了罪總也算是遲來的公義,還了佔中受害者的一個公道。在電視所見,幾名被定罪者都強顏歡笑,在鏡頭前刻意露出愉快表情。追求自由本是人類天性,他們行將坐牢,究竟是知道失去自由的時間不長,還是在笑甚麼?這種笑容,可能是強撐面子的一種表情,也可能是一種政治計算,想別人相信違...

詳細

孟母三遷,其實很有經濟智慧。現代經濟增長的理論家,大多同意人是一社會動物。我們與甚麼人相處,相當大程度地影響着我們的人生方向、學習、知識與行為。誤交損友,可以禍害一生,與良朋來往,卻可得益匪淺,甚至在相互砥礪中提升自己的生產力。孟母對孟子交友的選擇抱謹慎態度,顯示出她深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教育界及父母對此要多加注意。在現代社會,人與...

詳細

香港有不少反共人士,對特朗普發動的貿易戰不斷喝采打氣。美國的經濟學界也有一些人反共反華,但他們對特朗普貿易戰的評價卻是幾乎一致劣評,認為這些政策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美國可能會輸掉。美國經濟學界人才濟濟,不論他們立場如何,其見識當然比香港一些跟車太貼的反共民粹份子來得高超。前者容易看穿特朗普的不學無術,以及目標與政策錯亂。特朗普在理念上犯...

詳細

三星期前到英國牛津參加一個有關中國經濟的座談會,主持人是中國問題專家,在答問環節他提到中國人與西方人價值觀或行為方式並不相同,就算在商業活動中,也頗容易引起誤會或衝突,如何解救?這問題太大,不易回答,但一個懶人包的回應是中國人到外地設廠或開公司,可盡量僱用當地人,這樣因文化誤解而引致的摩擦可減少一些。當然,中國的投資者也應入鄉隨俗,主動了...

詳細

理工大學校方經過幾個月的研判後,開除了一名學生,並對另外三名實施了暫時停學及社會服務令等懲罰。此事在傳媒及政界中引起了一點漣漪,但起不了波瀾,原因是從錄影可看到,犯事學生舉止張狂,手指指毫無根據地惡言侮辱理大校方高層,又阻止他們離去,甚至把副校長推跌在地,這與港人尊師重道的價值觀相距太大,所以就算有一些廉價的同情,說懲罰過重,也難以引起社...

詳細

兩周前本欄刊登了篇拙作,討論美國從十九世紀中葉到一九六五年左右,整個國家都充滿活力,但此情不再,近幾十年來其活力已大不如前,反而中國近三、四十年來卻是活力勃發。《星島日報》老總黎廷瑤兄致電給我,希望我也談談香港的活力問題。這是很合理的建議,敢不從命?活力(Dynamism)這回事,本是一種精神面貌,難以直接量度,但它總有跡可尋,在一個活力...

詳細

民粹主義近年在發達國家肆虐,它的主要特徵有二,一是排外,二是反精英。對於在美國工作的華裔學者與科技專家而言,他們既被當作外來人,也是精英,自然會感受到壓力,甚至被某些人視為間諜。其實民粹主義古已有之。在中國戰國時代,各種奇人異士謀略家周遊列國,各國政府或其貴族也多有厚待這些食客,並視他們為治國圖強的顧問。但這些客卿的存在,也必然分薄了一些...

詳細

美國政府為何要動用舉國之力打壓華為,而且尚要向其他國家施壓,要它們也參與打壓?這種撕破了臉皮不再掩飾的舉措,反映美國政府已經發急,甚至是心中有恐懼了。它急甚麼,怕甚麼?豬年伊始,讀了二○○六年經濟諾獎得主費爾潑斯(Edmund Phelps)的新著《Mass Flourishing》,倒是有所啟發,可從一個新角度回答這些問題。豬常給人又蠢...

詳細

年初坐高鐵到了趟杭州遊玩,坐火車有個好處,便是可選擇在沿線城市停下來多留一兩天,也不用增加路費,一些過去並不會到的地方也可去了。這次我們選了南昌為中途站,完全是慕滕王閣之名了。小學時老師告訴我,他猜我的名字來自王勃《滕王閣序》中「鐘鳴鼎食之家」一句,這雖然只是巧合,但已使我好奇,當時便把此文找來閱讀。年紀漸長,愈讀便愈佩服王勃,以他十四歲...

詳細

上周日剛參加了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升格為「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後主辦的中國宏觀經濟研討會。這研討會的「人氣」極盛,每季舉行一次,必定逼爆會場,我過去十多年每次都盡可能參加,好與眾多不同背景的專家交流。這次的主題是中美關係,我發現,自己的觀點與很多其他被邀的專家都不謀而合。我的發言有兩個重點,第一是中美關係現況,第二是中...

詳細

政府宣佈要落實以前的決議,把合資格領取長者綜援的最低年齡從六十歲提高到六十五歲,引起香港建制與反對派政客的猛烈批評,涼薄、不食人間煙火等用語紛紛湧出。這是沒有甚麼值得驚奇的,在任何的所謂民主社會中,一涉及削減福利的,必會有人惡言相向,長者是容易爭取的票源,乃兵家必爭之地,誰敢得罪他們?十多年前法國因財力不濟,無法不將法定退休年齡延遲一年,...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