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美若對日發動貿戰有何後果?

  特朗普會否對日本發動貿易戰?若然會,又有甚麼影響?

  按照特朗普的性格與邏輯,向日本發動貿易戰是完全有可能的,問題是時機及會否被他的顧問勸阻。事實上,日前特朗普已暗示日本在貿易上若不聽美國的指揮,他與安倍的良好關係便會煙消雲散。

  在貿易逆差上,日本顯然也是美國重要的打擊對象。據美國官方統計,二○一七年美國在商品貿易上共錄有八千零七十五億美元逆差,在服務業貿易上卻有二千五百五十二億的順差,但特朗普政府為求突顯自己受「不公平貿易」所害,卻老是只談前者,不理後者。在這八千多億的商品貿易逆差中,對華的逆差是三千七百五十六億,對歐盟是一千五百一十四億,對日本則是六百八十九億。

  這些官方數字其實頗為誤導,例如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中,相當大的一部份根本不是中國製造(蘋果手機在中國組裝,元件大多不是中國貨,數百美元的手機不到十元屬於中國製造,但美國卻把整部手機的價值都當作是中國出口)。不過,在政治宣傳上,特朗普既然要扮受害者,我們也不妨按照上述數字去推演其邏輯:中國是造成美國逆差的頭號國家,所以要重點打擊,歐盟替美國製造的逆差是第二大,當然也要向其商品徵收關稅,但在開始階段,火力宜集中在中國,所以對歐盟仍未全面開戰。來自日本的逆差也很大,可列為第三號敵人,開火是遲早而已。

  日本對此頗為苦惱。在美國向其他國家發動貿易戰期間,日本企業早已被殃及池魚。近日一個對日本一百一十四家大型企業的調查顯示,六成以上的企業聲稱貿易戰已傷及其利潤。將來若美國向日本徵關稅,多半會針對日本的汽車及零件,在二○一七年,日本出口到美國的汽車及零件共達五百五十五億美元,佔其GDP 1.14%。雖然向這些商品徵稅並不意味着日本的損失會高達五百五十五億美元(日本可把資源轉為生產其他商品及與其他國家貿易),但日本數十年來經濟已停滯不前,當然不想屋漏兼逢夜雨。

  日本會否反擊或只是吃個啞巴虧?政府若反擊,民望會好一點,但日本軍事防衞上倚賴美國,而且日本民族性習慣崇拜強權,期望她與美國大打一場貿易戰有點不切實際,除非她能從一九八五年《廣場協議》的教訓中痛定思痛,則作別論。但若她對美的出口受到影響,便更需與中國搞好經貿關係,以彌補損失。

  美國向中國、歐盟、日本、加拿大、墨西哥發動貿易戰,是否能減低其貿易逆差?我過去多次指出,貿易逆差等於國民總儲蓄減去國民總投資,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經濟規律。美國人的消費巨大,所以儲蓄率低,容易出現貿易逆差,倘若美國人繼續做大花筒,消耗大於生產,便不可能不出現逆差,與多少國家打貿易戰都無補於事。這本是經濟學101的常識,但既然如此,倘若美國沒有出現經濟衰退,因而消費並無減低,那麼我們便不會見到多場貿易戰後美國的貿易逆差會有所縮減。特朗普顏面無存,可能反而會對世界更多的地方徵收更重但依然是害人害己的關稅,日本是一個依靠貿易的國家,當然會受害。

  美國的經濟學家對特朗普的貿易政策一直劣評如潮,這與這些經濟學家政治取向並無關係,例如得過諾貝爾獎的左傾經濟學家Joseph Stiglitz便斷定美國對華貿易戰必輸,也是諾獎得主但右傾的Tom Sargent最近一樣指出特朗普低估了中國。美國害人害己,世界的經濟難免會受挫。

前科技大學經濟學系系主任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