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失獨立關稅區是否仍重要

  九龍西補選時,最奇怪的助選言論也許是梁家傑所說的,如果李卓人輸掉,香港獨立關稅區一定不保。

  也許梁家傑與美國政府很熟,一早已掌握了機密,但也許他只是眼見李卓人撐不住,心急如焚,胡亂說出此預言,但這話是可驗證的。李既已輸了,如果美國遲遲不撤銷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那麼梁便是信口開河了。但如果美國真的撤銷,卻不能證明香港的關稅地位與本地的選舉有關,美國政府可能只是想通過香港威脅中國而已,立法會誰人當選都不會改變美國要打擊中國的政策。

  梁家傑的論斷當然與美國國會屬下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月初的報告有關,此報告說大陸干預香港過甚,香港會失去其獨立地位,取消獨立關稅區的建議便跑了出來。中美正在為貿易戰鬥法,但撤銷香港的獨立關稅區真的對港有威脅嗎?

  這數十年來,港美貿易出現了很大的變化。從前香港是一重要工業城市,出入口數量都大。一九八三年時,香港本地生產輸到美國的出口是四百三十八億美元,佔當時GDP的百分之二十一點三,這是很大的比例(所以聯繫匯率也選定以美元掛鈎),美國人若不買香港貨,香港必會出現重大經濟危機。但時移世易,香港的轉口貿易大增百倍,不過本地產品的出口量已大降,出口到美國的產品更少得可憐。二○一七年香港輸到美國的本地產品只得三十四點六五億港元,佔GDP的百分之零點一三。

  假如美國不理會香港是世界最自由的貿易區,香港本身幾乎是完全的零關稅,強要香港產品徵收頗高的關稅,以致港輸美產品大減,算是減少一半吧,那麼,香港對美出口便會減少約十七點三億元。又因香港生產出口產品時要先入口大量材料及半製成品,所以出口減少了十七點三億元並不意味着損失也同樣大。出口少了,入口也隨着減少,因此真正的淨損失可能連十億港元也不到。這便意味着就算美國真的要香港及內地都要聽她吩咐,否則便不把香港當作獨立關稅區,把香港與內地一視同仁,香港的損失也就頂多十億元吧,只是GDP的百分之零點零三八,對直接受影響的行業,這可能也算嚴重,但對香港總體而言,這損失微乎其微,根本構成不了威脅,香港政府也不用太過緊張,連回應也是不必要。

  美國的政客胡亂出招,固然反映出他們已脫離了現實,不知流水落花春去也,美國對港的重要性已遠不如過去,但這也可再提醒香港的工商界,美國並不是一可靠的市場,港人要廣開門路才能保住長遠的經濟增長。「一帶一路」正好帶來機會。「一帶一路」國家人均收入遠低於非「一帶一路」國家,這也意味着只要前者能融入全球經濟體制,那麼這些國家的發展速度會快於傳統的富國,其市場也愈來愈大。港人宜將美國的威脅看作是促進自己開拓新市場的動力,在「一帶一路」中找尋新機會。

前科技大學經濟學系系主任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