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胚胎基因編輯的經濟分析

  南方科技大學生物物理副教授賀建奎趕在香港舉行的人類基因編輯國際學術會議前宣佈,經他編輯過基因,以後可不受愛滋病毒感染的兩個女嬰已經出生。此事迅即成為全球大新聞,中國及國際生物學界同聲譴責,內地科學界又認為他違規秘密進行此實驗,要加以懲罰。

  我對新科學素來有強烈的好奇心,而賀被痛罵的理由之一是此等以基因編輯改造人類的方法,會造成社會的不平等,後者正是經濟學中重要的議題,所以我對這新科技是否真的帶來不平等大感興趣。

  生命科學界熱議賀的做法如何違反倫理道德,倒是提醒了我,此種名為CRISPR-Cas9的技術在幾年前曾打過官司。今年才三十七歲、麻省理工的大教授張鋒,與加州大學栢克萊分校及舊金山分校的杜德娜(Jennifer Doudna),都各自有校方代表他們爭奪此技術的專利權。因為這技術如此重要,也許張、杜二人與另一參與創立此技術的學者Emmanuelle Chanpentien將來都會得諾貝爾獎。據說,這技術的優點是它十分簡單快捷,我問過小兒,他不是研究基因的人,但在日常研究中也常常用這技術,由此可知,編輯基因已是生命科技界中一種為人熟知的技術。

  既然技術已十分普及,那麼他們在吵甚麼?我讀了一些評論,似乎有三點是重要的。第一,改造人類某種基因究竟會帶來一些甚麼後果,科學家尚未能全面掌握,過程中稍一出錯,都對被改造的當事人十分危險和不公。第二,科技界可以接受在動物或成年細胞中編輯基因,但卻反對改造胚胎中的基因,更遑論讓胚胎成長為嬰兒誕生出來。原因是胚胎中的基因被改造後會傳給下一代,若嬰兒長大成人後結婚生子,暗藏在改造過的基因中的問題,可以在人類中流傳下去,後果難測。第三,若基因被優化了,估計有錢有勢的人較易得到這技術,他們的後代或可變得聰明絕頂,強壯健康,壽命千歲,有能力奴役那些沒有資源獲得改造的人類,世界於是更不公平。

  我對此說十分懷疑。假設半個或一個世紀後科學界已經更掌握人類基因被改變後的生理後果,不會編輯些科學怪人出來,但社會依然把基因改造應用於胚胎視為禁忌,那會出現甚麼情況?因為編輯基因的技術並不困難,很多科學家都有能力做得到,人民若相信此技術足夠安全,便必會有不少人想一試把子女變成超人的機會,就算他們本來興趣不大,也會怕別人的子女變成超人,為了防範,自己也要先做。但此技術是禁止的,誰更有能力利誘專家替他們施術?肯定是有財有勢的人。禁止得愈厲害,施術的成本便愈高,收費便愈貴,普通人更難以負擔,這不是使世界變得更不平等嗎?科學家對社會的良好願望經不起經濟分析。

  以上所說,並不等於認同賀建奎的作為。但作為出身名門,在史丹福博士後的導師Stephen Quake大名鼎鼎,近年孕婦可以不靠超聲波,只用驗血,便可在很早的階段得悉胎兒是男是女,此種技術便是Quake所創,但賀當時的研究與編輯基因技術無關,他進行相關研究時手勢是否熟練並無出錯,也使人懷疑。既然科學界現時仍未全面掌握各種基因編輯的後果,先禁一禁,拖一拖也有好處,只是這未必能杜絕一些求財若渴的公司做這生意。

前科技大學經濟學系系主任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