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北京「金屋」滙鴻儒

  上周去了趟北京大學,參加了其新結構經濟學從研究中心升格為研究院的典禮與學術誓師大會。這研究院的主事人林毅夫與副院長王勇都是科大的舊同事,很高興他們在學術發展上又更上一層樓。這次會議其實是由幾個學術活動連在一起,當中所見所聞,與我過去的認知頗有不同,值得一談。

  首先是內地的頂尖大學已富了起來。十多年前,北大或清華每年的總開支都低於科大,但今天,他們一所大學的開支已是我們的十多倍,也高於香港所有大學開支的總和。這固然是內地政府比香港政府更重視教育與科研,肯投入大量資源,而且工商界捐錢時出手也甚重,這個研究院的董事會主席是香港媒體名人于品海,看來他提供的幫助也不少,真正功德無量。大會的典禮部份頗為豪華,大有香港頒授邵逸夫獎或一丹獎時舞台上的風采。學界中人大多認為茅舍中與當世高人暢論比在豪庭金屋中與王孫公子對話使人更感舒服,但大會既有金屋亦有鴻儒,倒是無可非議。

  新結構經濟學是林毅夫獨門絕技,影響深遠。他從極為簡單的假設出發,卻得到很大的成果。資本豐裕的國家應多生產及出口資本密集產品,勞動力豐富應生產及出口勞動密集產品,這是經濟101的內容,但林卻在此之上構建一套理論,解釋為何有些國家能脫貧,有些卻不能,而且上述的條件如何影響到國家中的制度的演變。這套理論所引伸的政策已成為波蘭及不少非洲國家的國策,會議不但有宣讀多國元首寄來的賀電,有非洲國家還派出大員來參加討論。

  此種現象有可能引起特朗普政府的驚覺,與會者包括好些諾貝爾獎得主及多位名重國際學術界的猛人,他們毫無異議的認同中國的經濟發展非常成功,甚至是奇跡,而且認為解釋中國為何成功的理論是經濟學界頭等重要的題目。非洲來的與會者大多出自西方頂尖學府,他們思路清晰,這些國家經歷過西方的「援助」,但卻貧窮依舊,近年來模仿中國的產業策略(其實其DNA來自香港到珠三角投資的港商),卻一試便靈,開始擺脫掉貧窮陷阱。

  彭斯勸這些國家不要參與一帶一路,否則會陷入債務危機,他們更懂國情,只能對彭斯之言當作別有用心的笑話。看來美國在非洲的外交戰線上頗失敗,美國政府能不緊張乎?

  與會者閒聊時不免談到中美貿易戰。他們的分析與近月的評論基本相同,這當中還包括了一些極有名氣的貿易論專家。我有個使我頗疑惑的問題:美國人才濟濟,為何會讓納瓦羅此等不學無術之人在白宮坐上高位?我的一位研究院時的同學,現在於普林斯頓當講座教授的羅傑遜(Richard Rogerson)答得也妙,特朗普用人的準則,便是此人必須不夠資格的(The Qualification Is That The Candidate Must Be Unqualified )。

前科技大學經濟學系系主任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