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中國應感謝特朗普

  香港有不少反共人士,對特朗普發動的貿易戰不斷喝采打氣。美國的經濟學界也有一些人反共反華,但他們對特朗普貿易戰的評價卻是幾乎一致劣評,認為這些政策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美國可能會輸掉。

  美國經濟學界人才濟濟,不論他們立場如何,其見識當然比香港一些跟車太貼的反共民粹份子來得高超。前者容易看穿特朗普的不學無術,以及目標與政策錯亂。特朗普在理念上犯上兩個大錯。第一是誤以為貿易的成敗得失,在於是否有貿易盈餘,而不知貿易的主要作用,是容許不同國家按自身的比較優勢而分工,即集中生產自己最具優勢的產品,再倚靠貿易互通有無。這樣會使世界的總產量大增。不按照這模式只顧用關稅或其他方法搞保護主義的國家,都會使自己經濟陷入困境;反之,則可使國家興盛起來。第二,特朗普以為靠增加關稅便可減少美國的貿赤,殊不知貿赤的根源是美國人消費大於生產,以致要從外國淨進口商品以填補缺口,這與關稅多少無甚直接關係。二○一八年美國發動貿易戰後,美國的總體商品貿易赤字反而大增百分之十點三,美國對中國的商品貿赤更上升了百分之十一點八,由此可知特朗普以增加關稅去減少貿赤的策略全面失敗!

  在事實面前,今天特朗普較聰明的支持者已不太敢提特朗普的名言:「貿易戰是好的,很易取勝。」他們已靜悄悄地調整了目標,改為以關稅戰及其他手段脅逼中國聽從美國的指揮。其實整個策略頗為好笑,增加關稅是在搞保護主義,長遠而言會削弱美國經濟汰弱留強的能力,生產效率停滯不前,這等於美國要自插一刀,然後要中國聽其指令,否則它會再揮刀亂插。就算從短線角度看,美國胡亂揮刀雖也會傷及別的國家,但特朗普說他靠增加關稅替美國賺了很多錢卻顯然是胡吹,最近有實證證明,這些關稅其實都是由美國的生產者及消費者承擔了。

  美國自稱是不公平貿易的受害者(其實貿易規則很多便是美國自己制訂的),它也要求多多,例如不准中國補貼某些行業或國企,又不准搞「中國製造2025」等產業政策,在外資直接投資上,不能再強制搞合資企業及技術轉移等,若中國不聽,美國便會增加關稅多插自己幾刀。

  在政治層面上,中國不願聽從美國自殘的威脅,並作出適當的反擊,這是對的,但特朗普的某些要求雖然立心不良,卻其實對中國有利,有些則已過時。中國確存在一些行業及國企受到補貼的現象,此等補貼會降低相關產品的成本與價格,等於用中國納稅人的錢去補貼美國消費者,這對中國不利,對美國有利,但既然特朗普不懂得領情,並以自殘來表示反對,內地的改革派得他助攻,大可順水推舟,乘機廢掉部份的補貼,這會改善中國的生產效率。

  產業政策是否有效,從來爭議性甚高。得到補貼的行業很可能發展更快,但世上無免費午餐,其他行業的資源自會相應減低。若被選中的行業真的潛力驚人,問題便不大。不過,真正的困難在於誰去作出這些選擇。舉個例子,以過去台灣產業政策的經驗看來,得到補貼的大多是紡織等夕陽行業,因這些行業歷史較長,政治影響力強大,新興的電子工業卻反而得不到政府多少扶助。現時特朗普以洪荒之力遏制中國高新科技的發展,卻反而使中國政府更義無反顧地投放更多資源在創新科技之上。未來中國高科技得以迅速發展,特朗普居功甚偉也!

  特朗普政府很在意中國對知識產權的態度,但其實中國早已進入了極度重視知識產權的發展階段,每年付出購買專利的費用以百億美元計算,而且中國創新日多,亦恐別人抄襲自己。美國在中國的投資額,現在已跌至中國每年總投資量的百分之零點零五,美國若用撤資去逼迫中國,也會毫無威脅力。美國打壓華為一事,已使世界知道華為的5G技術領先全球,美國無法望其項背。特朗普此招,對華為有重大的宣傳效益,怎能不謝特朗普?華為的聲名鵲起,也使它成為中國創新科技的榜樣及指路明燈,這些也都是拜特朗普所賜,理應謝之!

前科技大學經濟學系系主任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