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和平、暴力、誠信與政府弱點

  政府在逃犯例上突然退讓,究竟是林鄭叫停還是中央下令,惹人猜疑。在兩軍對決前,一方突然撤兵,也許有其長期利益考量,但要付上沉重政治代價,卻是免不了的。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政府與反對派的博弈未來仍充滿變數。反對派貪勝不知輸,亢奮當中,部份所謂「勇武」人士,其真實面目已逐漸露出,使人大起戒心,這裏只談兩點。

  第一是暴力與和平的問題。絕大多數參與遊行的人,甚至是六月十二日在暴動現場的旁觀者,都是和平人士,此點我並不懷疑。在六月十六日的遊行人士聚集之地,有救護車經過,人群也懂得讓路,這反映港人的素養與善良,值得稱許,但這些卻又絕不能掩蓋他們當中少數人行使暴力的事實,只要看看now電視一段未經剪接的錄影便很清楚。美國的不少朋友看過這些錄映後,紛紛都說在美國是會調來國民警衞軍開槍掃射了。有人或會說美國政府太過離譜,不足為楷模,但不要忘記,美國民選出來的政府,也是從經驗中學懂如何才能應付暴動的。

  在暴力或暴動人士旁邊的和平人士有無責任?有的!他們實際上已成為暴徒的掩護者。也許他們事前並不知情,別人的暴力出現後,他們也不知所措,我們的確不能苛責他們,但他們的容許暴徒混在他們當中,沒有與他們劃清界線或制止己方的暴力行為,那能怪責警方一百五十發的催淚彈也打向他們?至於一些政客及甚至神職人員還去現場打氣,事實地把所有人都打造為和平人士,他們倒是不懂蔡元培引述《白虎通》「殺君馬者道旁兒」的深刻意義了。為暴力者喝采,這些人其實是在傷害年輕人而不一定自知。

  近日背後組織者還要求釋放所有被拘捕人士,不准用暴動的說法等等,這已是在嚴重破壞法治,以致明目張膽干預司法制度了。警方若無證據,也告不入這些人,若有證據,法庭自應判罪,政府若是放軟手腳,便是不尊重司法制度的獨立性了,港人都會失望!組織者提出此等訴求,也是可反映他們視法治為無物,泛民若不與他們切割,以後講法治便是虛偽十足了。

  第二是誠信問題。民陣把六月十六日的遊行吹成有二百萬人參加,我不相信他們不知道自己是睜開眼睛說瞎話。過去十多年,民陣宣佈的數字,幾乎都是數倍於警方及包括泛民學者所估算的數字,在網上一查便可知曉,民陣對此又那有不知?有一個簡單的難以爭辯的計算可立時顯示,二百萬是胡說八道。

  在行走了三個多小時後(為簡便,我們故且當作是三小時),在大約五時五十五分,遊行主力部隊的龍頭才剛抵金鐘的終點,一小時以後,即六時五十五分左右,龍尾便在中央圖書館出現。這意味着甚麼?第一批人全部進入起點與終點間的遊行區要三小時,他們要再過一小時才可騰空足夠地方讓第二批全部進入,那麼我們大可推斷,在五時五十五分,身處遊行區的人數是總人數的四分三以上,若總人數是二百萬,這便是一百五十萬了。

  這時,不但主幹線雙線已全部開放,駱克道及莊士敦道也開放了,但在網上可輕易查到這些道路的總面積,加上某些有被遊行人士路過的小街,總面積不足十萬五百平方米。一百五十萬人在這面積上行走或站立,等於每平方米有近十五人,一平方米站兩人已嫌擠,十五人要疊羅漢了。

  中央政府與香港政府有無弱點?有的,《孫子‧九變篇》中談到「將有五危」,即指揮者有五種可致命弱點,其中有「愛民,可煩也」。中央政府不想香港亂,希望香港穩定人民生活好,這正是可供外國或本地別有用心者使用的弱點,他們搞動亂,破壞香港穩定,便可煩倒中央,有時甚至可使其讓步。「將有五危」也有「廉潔,可辱也」,即德行無損但重視名聲的,對付的策略便是不斷羞辱他。找個長期政治活躍的女士出來扮演香港媽媽,說林鄭是個毒辣媽媽,是所有母親都不易忍受的侮辱,林鄭雖好打得,但據說她十分感性,她心神失守判斷錯誤的可能性存在。這也是她可能被利用的弱點。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