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中央不用投鼠忌器

  香港亂象頻仍,已是人盡可見的事實。此種亂象可否停止?連特朗普也公開表示,若習近平喝停,他一定可以做到,只是他並無這樣做,特朗普還特地為習戴上頂「很負責任」的高帽。

  江湖早有傳聞,習近平下了命令,不死人,不流血,《環球時報》老總胡錫進也撰文,解說為何現在仍不是要求解放軍出動的時候。的確,按《基本法》第十四條,香港政府可通過中央要求出兵平亂,但現在情況雖然不佳,也許尚未到這地步。按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原則,較佳的策略當然是希望香港政府能自己解決問題,但這行得通嗎?

  從六月十五日林鄭見記者開始,我便認為她目前的路線基本上錯誤,其後她和主責官員輪流道歉,更是錯上加錯。在兩軍對峙時,就算想談判,也要在打勝了才可談,陣前退兵,只可能兵敗如山倒,欲結城下之盟也做不到,對方只會得寸進尺。林鄭智力遠高於一般人等,為何此等顯淺道理也看不到,現時還以為只要努力搞好民生,多與反對派溝通便萬事大吉?君不知,反對派不會讓民生政策順利推動,最根本的土地政策也可能因政府被癱瘓而多年都推動不了,香港根本沒有時間去等待民生政策見效。

  林鄭本是「好打得」,有些人批評她剛愎自用,不聽別人意見。這種批評並不公平。但凡有高智有獨立思考之人,聽到別人意見後,都必先會自己分析一下,認為不對或沒用的便不會接受,反而會與提出意見者辯論一番。此種作風,是學術界的倫理,但也許在政界,不少人重視的不是對錯,而是利益。林鄭多年來的作風都是做足功課,不怕與別人持不同意見,但我也曾見過她被別人的理據說服,並非拒絕所有人的意見。不過,林鄭目前是否還保持着此等硬朗的理性主義風格?

  我看未必。從她上任之初,她便認為可憑她的努力搞好政府與泛民政客之間的關係,在民主黨的宴會上個人捐三萬大元便是她送出橄欖枝的例子。但從近期的事件看來,她的努力顯然是徒勞無功,甚至是全部失敗的。對普通人來說,失敗便是失敗,沒有甚麼大不了,但對一個年年考第一的人而言,這是難以接受的。在我過去的教學經驗中,曾遇過很多名尖子不能適應大學生活的問題。有些尖子在一生人中,成績全部拿A,考試年年第一,但到了大學後,面對更大的競爭,偶然考試只得B,便完全崩潰,成績一落千丈,無法自拔。這些人智商很高,但一生成功,抗跌能力反而比不上常人。林鄭幼年家境並不寬裕,所以會堅強一點,面對小挫折她大可從容應付,但今回是大挫折。她有無崩潰?我不知道,但有些跡象。首先是她反應速度比不上平日,記者答問會上專注力也不足,否則記者的一些爛問題她是可以輕易化解的。有個傳聞,不知是真是假,在她與四大警察組織的代表會面時,她哭成淚人。若屬實,這固然反映她為警察受到委屈而難過的真性情,但也可能是她早就崩潰了,再也不易控制情緒。找一位精神受過傷的人去應付世上最奸詐的一群國際與本地政客,隨時險象環生。

  綜上之故,中央若寄望香港政府本身有足夠能量處理好目前的困局,我並不看好。在受了傷的情況下,特首與她的下屬似乎只求一切如常,不能面對現實。聽說中聯辦每隔一兩天便要與特首開會討論對策,這或許能把應變的質素提高,但總不足夠。目前的短線關鍵是容不容許警方迅速拘捕並檢控暴力示威中的帶頭人及背後黑手,以警方的效率,它是應做得到的,只要看特首有無決心。若是下不了決心,香港局勢只會更轉壞,到時有可能要動用《基本法》十八條,在港實施一些全國性的法律,尤其是叛亂法,暴亂才可能平息。這些法例可通過香港警察去執行,若非出現大動亂,當不用動用解放軍。後者的存在,本身已具威懾力,使到警察執行任務有底氣。

  有種說法是中央對應用《基本法》十八條或十四條有顧忌,投鼠忌器,怕外國制裁,又怕別人說它確破壞一國兩制。但現時鼠輩橫行,指鹿為馬,器將不保,這便沒有甚麼好怕的了。外國並無制裁的理據,又要與中國做生意,難以胡來。

  若中央不出手,我與很多朋友都看不到事情能夠解決,拖得愈久,香港遭到的破壞便更難恢復,出手愈早,問題愈易解決。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