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暴力攬炒會有效嗎?

  政府撤回《逃犯條例》後,暴力活動未有止息,只有加劇。這是一早便可預期的,每次政府退讓,隨之而來的都是這後果。假如扔汽油彈、縱火、到處打人等在從前還只存在想象當中,現在則早已付諸實踐了。不過,我們也應注意,出來搞事的人數有所減少,這可能是一部份暴徒已被拘捕,雖然在候審期間他們還是可能蒙上面又再出來參與暴動,但總也會有些人心寒膽怯。另一可能是市民討厭暴力,這對暴徒或許有點制約。

  為甚麼暴力活動會升級,而人數會減少?從暴徒的策略角度來看,這沒有甚麼奇怪。當社會更多反暴力的人公開表態,加上暴徒也在流失了了人手,他們為了延續「運動」的動力,為了吸引大眾的注意,很易走上一條不歸路,把暴力推得更盡。這是飲鳩止渴的做法,但「好處」是使到「運動」仍被公眾關注,他們希望也許將來便有翻盤機會。

  若暴力得罪了公眾怎麼辦?這也不難解救,盡可能製造一些事端,轉移視線便可,這點暴徒背後的高人是十分懂得處理的。舉個例子,「爆眼女」一事,雖有不少疑點,仍被利用來為運動製造動力,否則為何在有如此重大公眾利益的前提下,當事人一直阻撓警方取得她的醫療報告?不用擔心「爆眼女」一事真相揭露後,那些暴徒及他們的支持者會感到尷尬,他們一定懂得再找事件轉移視線,若是找不到,製造一宗新的「事件」也行。

  但上述的操控公眾注意力是否真的能有效幫助他們達至最後的政府目標?他們不同人也許目標不盡相同,有人要推翻習近平,有人要搞港獨,有人想奪權,有人只想發洩,但暴動本身只是手段,不是目標,卻是清楚的。這些人能搞了三個多月,當然是以為暴力是有效的工具,可助他們達到目的。既然他們相信暴力有效,所以只會把暴力繼續升級,不會停。

  此種取態其實是基於誤判。第一,他們取得的一點「成績」,主要是政府本身從六月中開始便採用了錯誤的息事寧人退讓政策,沒有在暴力萌芽期嚴打暴動份子,反而約束警察,使他們蒙受被困警署之辱。外國的一些政治力量,也懂得適時利用這些暴亂,但若以為他們最後會揮軍來港支持暴徒或是願意損害自己的經濟利益,則近乎是痴人夢語了。因此,暴徒的「成績」,不是基於他們自己有正確路線,而是源自政府的錯誤政策及外國某些人的利用罷了。

  第二,暴徒的活動不止局限於用武力推翻政府,他們還在不斷滋擾市民。在港鐵阻礙市民上班,強迫他們罷工,在機場打人、禁錮遊客及記者,故意把暴動帶到各區「遍地開花」,從而引來了警察的催淚煙,直接阻礙了市民的日常生活,這終將會帶來市民的厭惡。暴力的成效有限,且有反效果,但暴徒卻不自知,還在快樂地替自己掘墓。

  第三,暴徒們以為暴力有效,等於他們認同「槍桿子出政權」。這句說話倒是包含了不少真實,但暴徒若稍為有腦,當會明白自己並無槍桿子。特區政府雖無能治亂,但中央政府手握大軍,實力與香港的幾千暴徒不成比例。甚麼時候平暴,用甚麼手段,只是取決於中央的一念之間。明乎此,暴徒以為自己取得的「成績」,其實都是鏡花水月,勝利機會是零。

  他們內心深處也許明白此點,所以他們都是抑鬱的,否則何須以攬炒為主導思想?內地會被他們攬炒到嗎?為了自欺欺人,他們還胡亂弄出套「理論」,認為中國經濟極度倚靠香港,只要弄垮香港,中國經濟便受嚴重擠壓,甚至垮台,所以中央政府不得不屈服。這「理論」的荒誕是在於這些人的思想還停留在三、四十年前,今天早有大量數據證明香港經濟的影響力已今非昔比,我過去對此多有論述,最近一次是上周離開美國回港前,《星島日報》美國西岸的「星電視」對我的近一小時訪問。

  香港的暴力最終會帶來甚麼?有可能是香港的緊急法。若是港府不夠擔當,不肯實施,那麼暴力活動帶來的,很可能便是中央在港啟動《基本法》十八條,把全國性法律在港實施而已。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