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射針——段崇智公開信弄出的大頭佛

  上周段崇智校長發表了一封公開信,袒護被警方在暴動案發現場拘捕的中大學生。此信劣評如潮,我在高等教育界及知識份子圈的多種群組中,從未見過這麼多人對一封校長的信如此反感,中大校友更是罵聲不絕。

  大約三個月前,我已聽說黑衣人背後的推手要改變策略。他們發現,黃營人數雖有所上升,但同時他們也碰了壁。港人眼見暴力蔓延,很多人都十分痛心,對暴力就算不是大聲譴責,心中也十分排斥。這對黃營擴充勢力形成天然屏障,黃營背後大腦的解決之道是希望暴徒學生減少對大學校長的羞辱,改而製造真真假假的形勢,把他們推到台前,接着不管校長同意與否,都為他們大叫校長未必認同的口號,使人誤以為大學校長都支持他們的所作所為,這樣對普通市民便可大大增加說服力,若是校長自己竟也跟着叫叫口號,那麼效果便更理想。

  大學校長也不是省油的燈,我與好些校長談過,他們也知此等策略,不會這麼容易受人脅迫,所以在七、八月間,一些大學的學生會要校長參與遊行,基本上都失敗。今次段崇智校長的公開信對黃營而言,本應是一個突破,但這突破卻因公開信的滿紙荒唐,而作用歸零,反而段校長受到他身邊黃營中人的拖累而負上罵名,這對一個在科學上有貢獻,但在自己歷史上對本科生接觸甚少的人來說,十分可惜。

  為何段的公開信起不了黃營希望得到的效果?原因很多,首要是八所大學的校董會主席本周初也聯名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其內容等於摑了段一大巴。段要把中大變作犯法學生的庇護所,還要用納稅人的錢為學生在校外犯法提供法律服務,但八位主席的聲明卻指出,「所有大學持份者在任何時候都須守法」,「每位員工和學生都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大學提供的支持都只是出於關顧。對於違反法例的學生或職員,大學有機制懲處,可以譴責、暫時停工停學、解除學籍或解僱。此等符合常識的說法,與段所鼓吹的對學生包庇一世的言論當然是差天共地。據說本來各校長要發一個聯合聲明,但既然有了一個校長已跌入陷阱,這個校長的聯合聲明只可能會空洞無物,這便要有勞他們名義上的上司去發一個更清楚的聲明了。有了這聲明,黑衣人想拖校長落水的圖謀便要大打折扣了。

  有些東西外人還是不易明白的。在段校長發公開信之前,一些中大教授似乎得悉他即將要犯上大錯,連累中大的名譽,所以希望能約他見上一面討論一下,但遭到他以無時間為由拒絕。段校長出身皇仁,不少他的同學都是老香港,而且頗有名望,據說他們以同學朋友身份致電郵給他,指出學生前言不對後語,不可信,但段校長最終的不理勸喻,使到這些同窗十分憤怒。我還讀過有位中大教授寫給丘成桐的信,希望他主持公道。校友中發聲最有力的人之一是星島美西版的總編梁建鋒,他是個網紅,發表的時事影片等閒有數十萬人觀看。他在讀到校長公開信的同一天深夜十一時便搞了個特別節目,非常憤怒地評論此事,認為它的錯誤使得中大人抬不起頭來,他的仔細分析,我也同意。

  我在港曾有近二十多年的工作參與本科生的管理工作,這方面的經驗可能比專注實驗室工作的段校長多出十倍不止。我疑惑的是學生說詞當中漏洞百出,一查可知(但學生又托詞不可查,因他們不信現有機制),且他們可能怕惹上妨礙司法公正之刑責,在電台節目連忙改口。如此學生說詞,未經嚴謹考核前,怎能輕信?段校長有人稱之為段皇爺,小說中的南帝或南僧,固然慈祥寬宥,但易受騙。不過,我倒是覺得孫悟空三打白骨精中的唐僧更貼切。我生平見過無數年輕人很懂扮可憐博同情(有些當然是真的值得同情的),有些人要哭便可立刻淚流,悲愴滿面,情緒節奏亦掌握得妙絕,使我十分佩服,其中佼佼者是天安門中的柴玲。當日段皇爺是否像唐僧中看不透孫悟空的真像,我不知道。但慈悲之人有此心魔,並不奇怪。

  思此更憶蔡元培,他在面對驕橫學生無理索求時敢於說誰上前便揍他一頓,以其文弱之軀而說出此話,無大勇焉可為之?段在匹茨堡大學中似尚未離職,仍有實驗室,不知是否可隨時回去?但這不會是理想結果,為港人及中大校友洗脫「暴校」之名,才是他當務之急。

雷鼎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