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理成章——最新鮮小組睇漏眼

  剛周日頭場賽事,賽後競賽小組就「君臨大地」跑過千二米處後的跑法而查問騎師黃皓楠,最後小組告誡黃皓楠,指他當時雖然已盡力執行策騎指示,但鑒於當時距離直路彎尚遠,而且馬群在該階段相對分散,他決定將「君臨大地」移離內欄時實屬過早。由此可見,騎師即使要遵照策騎指示在陣上發揮,也要懂得隨機應變。

  如果以上述一場作標準的話,則在二月十日尾場賽事中,「最新鮮」在過了八百米處後不久的騎法也值得被查問。

  該場前段步速甚快,首六百米段速已快達三十四秒七一,到了入彎時前領馬的速度也未見減慢,本來沿欄而馳的「最新鮮」大可繼續守在內欄,再待片刻才找空位上前,但事實上「最新鮮」卻一早被移出,結果整段直路彎走三四疊競逐,以當日偏差而言是極不利的形勢,再加上該段段速亦快達廿三秒五四,蝕位並耗力後,此駒末段仍有餘力追近,可見如發揮得宜,應可名列三甲之內。

  作為一早已贏夠所須頭馬畢業,且在畢業後繼續頻頻建功的騎師,若說上述發揮只是判斷錯誤的話,理據實在十分薄弱,至於競賽小組賽後就連查問也欠奉,大家也只好當成是另一宗睇漏眼之作了。

章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