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2笑女──廿一世紀殺人網絡

  最近張潤衡被網民圍攻,看著大家紛紛化身判官,筆者心裏一直很不舒服,卻怕引起不必要的抨擊,一直不敢(對,是不敢)公開談論此事。直至看到區家麟的網誌,他提出在批評別人時要有同理心,實在深有共鳴,決定「冒險」談談這個議題。

  我不是社工或輔導員,對於張潤衡早前到台灣的時機是否合適,我無法給予專業意見,只能說一般人覺得他來早了。但大家別忘記,這次他支援的對象主要是病人家屬,情況又會否不同?有人批評他「抽水」、「博上鏡」,我只知道他是被動地接受記者訪問,真正「做騷」的是誰,有看過節目的人應該心裏有數。

  可怕的是,這些攻擊只是序幕,有人開始翻舊帳,指摘他是當年八仙嶺火災的「兇手」,還搬出大堆「人證」、「物證」。我不是目擊者,不敢說他有罪還是無辜,我相信大部份人跟我一樣,根本不知道真相,為何能單憑網上的「資料搜集」,就將自己當成身在現場的涉案者,對當事人肆意辱罵,寫下尖酸辛辣,甚至帶有誹謗性的言論?

  區家麟說得好,做人最重要有同理心,簡單來說就是懂得易地而處,站在別人的立場思考。現在互聯網資訊發達,可要考證它們的真確性卻不容易;而在網上寫一句攻擊人的話,才不過花上幾秒,可有多少人願意為這句話負上(不只法律,還有道德)責任?猛火固然危險,其實文字同樣能夠「殺人」,年中就有不知多少人,陷入由網友熱心編織的「廿一世紀殺人網絡」。

  我常常都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個社會本已無情紛亂,可不多一點關愛,少一點指罵?

https://www.facebook.com/avintongpage

唐希文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