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飛絮——水底行走成功擦出火花

  《水底行走的人》這電影名頗有趣,不知是誰想出來?是導演Angie還是阿逵我也沒問。在水底本應是游泳潛水的姿態,他卻用「行走」的,彷彿說明了「不依常態」就是這部電影的邏輯。

  從來沒看過紀錄片中的主角,反而在駕馭着整部電影,當然導演Angie 表面上是氣結兼無奈,但背後也在順水推舟,剪片時也有意呈現自己的生氣狀態,所以我們才會看到這部別具一格的紀錄片。

  有評論者認為導演Angie刺探黃仁逵的私隱而遭回絕,但我認為並非如此,阿逵其實毫不在乎,否則不會接拍這齣電影。他抗拒的是,你想拍你心目中的我,但此我非我,我要在鏡頭下呈現真正的我!阿逵當了電影美指多年,熟悉的電影語言與拍攝手法,知道鏡頭運用下所呈現的主觀效果。由是,更加不願被導演—即使是二十年的老友所擺佈。

  要將阿逵的才華全面呈現出來頗不容易(我們這些多年老友才會知道,他早年還畫過漫畫的哦),他不像其他記錄片主角般,把自己所有的「好東西」都哇啦哇啦捧出來給你看,他似乎喜歡自然而然,那天他在幹甚麼你就拍他在幹甚麼,我認為這個效果也很捧。

  《水底行走的人》因導演與主角的「不合作」成功擦出火花,真是一齣別具一格,前無先例的紀錄片。

方舒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