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飛絮——櫻花的味道

        三月份,朋友都說與櫻花有約,除了傳統賞櫻聖地日本之外,有些去美國華盛頓看花探友,也有許多選擇到陽明山、甚至中國的武漢、杭州等,總之櫻花處處可以賞。

          櫻花之美,往日文人墨客,早有歌頌,唐朝詩人白居易有此閒情曰︰「小園新種紅櫻樹,閒繞花枝便當游」;凄美如蘇晏殊︰「春雨樓頭尺八簫,何時歸看浙江潮?芒鞋破缽無人識,踏過櫻花第幾橋」。也有浪漫如周恩來︰「櫻花紅陌上,楊柳綠池邊;燕子聲聲裏,相思又一年。」

           櫻花之憶,也倍令人興懷。某年某月某日,我倆在京都南禪寺外的「順正」品嚐豆腐和天婦羅,其時櫻花剛落,遊客漸少,四周漸漸回復原來之澄明,耳聽風掠竹林,鳥兒枝頭鳴唱,彷彿歲月靜好,一時忘卻塵世紛擾。

          櫻花時節,我特別喜歡品味那些將櫻葉子和櫻花搗碎、提取其中的浸出物來製作帶有櫻花味道的餅食與果飴。

方舒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