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盲毛看世界
作者:
楊恩華

前些日子,我跟隨閩僑中學參觀了位於沙田的香港文化博物館,讓我飽覽了香港的文化盛宴。其中印象最深的是金庸館。看着金庸先生那琳琅滿目的武俠小說,以及他老人家珍貴異常的手稿,讓我回憶起我初中時在夜半聆聽金庸小說直到天明的景象。也想起幾年前跟同學跑到書展,專誠去購買金庸先生再版小說的經歷。說到《香港書展》,印象中只有那一次是購買金庸先生的書,之後...

詳細

我叫黃嘉慧(Selina),十九歲,於庇理羅士女子中學就讀中五。我看似一個非常典型的女生,但體內有一個變種基因,導致我患上了非常罕見的遺傳病「Wolfram Syndrome」,患上這病的機會率只有一百萬分之一。由於香港只有幾宗病例,特區政府、香港市民、甚至醫護人員都不認識它以及它對患者帶來的影響和困難。因此,我希望通過今次分享我的生平和...

詳細

我今年13歲,由去年開始成為了心光學校的外讀生,算是半個「心光人」。我非常榮幸能夠成為「盲毛」一份子,因我所認識的盲毛全都堅毅不屈、才藝出眾。我自小就在聖士提反女子幼稚園和小學度過,之後順理成章升到中學部。我五歲時確診患上虹膜炎,是一種自身免疫疾病,會不定期令眼睛發炎。我雙眼曾經短暫失明,經歷了多種大小手術,才不致永久失明。醫生說發炎時如...

詳細

「到底我前世做錯過甚麼事,要令兒子這輩子受苦?是我的錯,我不應該把他生下來!」當我無數次跟自己說不要再這樣想時,一些更痛心的片段又在我腦海中殘酷地重複播放着……多年前,有一次,我和丈夫去接兒子放學,想給他一個驚喜。當我們一齊由校舍步出,大閘外正進行搭棚工程,我和丈夫很自然地輕輕拐個彎避過那棚架,但跟隨的兒子沒有拐彎直衝撞上去。我們聽到撞擊...

詳細

某年,父親節前一天,父母罕有地有點意見爭拗,之後父親便獨自外出。我們一直聯絡不到他,母親和哥哥為此非常擔心,只有我完全沒有反應。到晚上十一時要睡覺,我見母親和哥哥仍憂心忡忡,我最終決定Whatsapp給父親。翌日早上,母親喚我起牀吃藥,那時我才問:「找到父親了嗎?」她說父親昨夜十二時後回來了,現仍在房間睡覺。到他睡醒之後,一如往昔,全家一...

詳細

香港約有800萬人口,視障人士約有20多萬。但在街上,你幾曾遇見一個盲人?就算遇上了,你會跟他打招呼?會跟他同坐同吃?抑或基於迷信、忌諱或無知,會走避三舍? 1996年,一個普通的天水圍家庭迎來了他們的獨生子,生得白胖可愛,眼睛尤為靈巧,家人都覺得兒子的眼睛就像水晶一樣,將來一定能通過這雙眼睛,看遍世界美好的事物,這是父母對兒子的承諾:帶...

詳細

2015年6月,母親來香港探我。她知道我喜歡吃香瓜和臘肉,就從她家鄉帶來很多,滿滿的、沉甸甸的。我用「領路法」握着母親的手臂四圍逛街,介紹香港和我來到之後的情況,她聽了露出微笑。之後,她回到了黑龍江,繼續過着清苦的生活。一個月後,一則突然的訊息把我嚇呆:「你媽媽在哈爾濱突然昏迷,現在急症室,需要做手術,但手術很危險,哈爾濱沒有她的親人,醫...

詳細

很多人認為視障人士是特別需要被人可憐、同情的,但我在此可以肯定地說:「我們不需要!」因為我們堅信自己會有一套生活方式,雖然在我們能獨立行走及生活之前,都要有適當的機會、幫助和訓練──所以就出現了一班明白我們、肯幫助、給機會予我們的「有心人」。在背後默默幫助我們心光的「有心人」數之不盡。史泰祖醫生和他太太Sonja就是其中兩位表表者。他們星...

詳細

我叫余安琳,十三歲,心光盲校中二學生,先天中度低視能學生,每天都要架上一副超厚玻璃、重甸甸的眼鏡生活,但從來沒有減慢過我生活的節奏,因為我是一個很地道的香港人。在這個來去都匆匆的大都市,平日在你身邊擦過的事與物,究竟有多少?鴨寮街,位於深水埗一隅,那裏的人的生活可以說是舊時香港的縮影。在十九世紀,鴨寮街一帶為大海,附近有農田、魚塘等,大肆...

詳細

母親節今個星期日便到了,讓我回顧一下我與媽媽的喜怒哀樂吧!【喜】:我媽媽有很多新想法,所以每年暑假都細心安排活動。近幾年,我參與過很多活動,喜歡的包括果凍蠟、英文作文班、快速記憶班、自理班、西語班、法語班、義教烏黑麗麗、打鼓班、結他班……不喜歡的包括跳舞班和健身班。這些活動讓我擴闊眼界,攝取了不少新知識,但最喜歡的卻是「開心一小時」:我和...

詳細

男孩和女孩的愛情就像春天一樣,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在男孩生命中的某一天,女孩靜悄悄地出現在男孩眼前,那一分、那一霎,從天而降的雨水停了,行人的叫囂聲也停了。男孩只聽到自己和女孩的呼吸聲,在旺角街頭的一隅,兩人手中仍緊緊握着那把黃色雨傘,毋忘初心,時間恍若停止流動。何謂「一見鍾情」?男孩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的心漸漸地淪陷了。常聽人說:「有些東...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