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盲毛看世界
作者:
楊恩華

我叫余安琳,十三歲,心光盲校中二學生,先天中度低視能學生,每天都要架上一副超厚玻璃、重甸甸的眼鏡生活,但從來沒有減慢過我生活的節奏,因為我是一個很地道的香港人。在這個來去都匆匆的大都市,平日在你身邊擦過的事與物,究竟有多少?鴨寮街,位於深水埗一隅,那裏的人的生活可以說是舊時香港的縮影。在十九世紀,鴨寮街一帶為大海,附近有農田、魚塘等,大肆...

詳細

母親節今個星期日便到了,讓我回顧一下我與媽媽的喜怒哀樂吧!【喜】:我媽媽有很多新想法,所以每年暑假都細心安排活動。近幾年,我參與過很多活動,喜歡的包括果凍蠟、英文作文班、快速記憶班、自理班、西語班、法語班、義教烏黑麗麗、打鼓班、結他班……不喜歡的包括跳舞班和健身班。這些活動讓我擴闊眼界,攝取了不少新知識,但最喜歡的卻是「開心一小時」:我和...

詳細

男孩和女孩的愛情就像春天一樣,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在男孩生命中的某一天,女孩靜悄悄地出現在男孩眼前,那一分、那一霎,從天而降的雨水停了,行人的叫囂聲也停了。男孩只聽到自己和女孩的呼吸聲,在旺角街頭的一隅,兩人手中仍緊緊握着那把黃色雨傘,毋忘初心,時間恍若停止流動。何謂「一見鍾情」?男孩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的心漸漸地淪陷了。常聽人說:「有些東...

詳細

我叫方熙雯,今年11歲,現讀小五。因為初生時患了大理石骨病,視神經被破壞了,視力只得一米距離,屬於嚴重低視,要入讀心光盲校。我喜歡摸讀點字、唱歌、做司儀及棟篤笑。多年來得到學校和家人的支持與鼓勵,我曾參加全校點字讀速比賽,得到最佳成績獎;校際英文朗誦節得到了亞軍;在心光實驗樂團的藝無疆比賽奪最佳共融獎,也擔任過多次心光步行籌款的小司儀,自...

詳細

有幸到過X sir家燒烤,是我一生覺得最特別的一次。當天下午五時左右,我、俊安、麗銘、諾兒、曉慧、何老師和美姿老師一同到達X sir家。我剛下車,就感受到X sir住在「荒山野嶺」的那種寧靜飄逸、空曠和空氣的清新。初時以為鄉郊村屋一定很骯髒很殘舊,但事實並不是那回事。踏進X sir家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這裏不像一般村屋,像電影中的場景。從這一...

詳細

我是一個中五的視聽障女學生,在窩打老道的信義中學修讀物理及化學。有人說無形標籤很討厭,我反而覺得對人漫不經意的討論更討人厭。我小學五年級時,曾經在巴士上遇過這樣的情況:由於當時我年紀小且有剩餘視力,故仍未開始學用手杖,返學放學只使用「號碼牌」來截停巴士。那天,我坐在幾個老婦人附近,我一坐下來,她們便七嘴八舌地開始討論我,又說我「陰功」,又...

詳細

很多人知道我在中三時突然失去視力,之後被迫要轉去心光盲校重讀中三,重新學點字、學定向行走,人人都覺得我失去了很多。對很多人來說,失去視力,就等如失去笑容、希望。因此,大家都給我不斷尋找復明的良方。但我想說,不斷給我各種找回已失去東西的方法,並未給我帶來一絲溫暖。問題的核心是,一直以來,我並不覺得失明是一件黑暗的事,相反我覺得失明令我擁有的...

詳細

你近來好嗎?已經很久沒見面了。其實你還記得我這個兄弟嗎?或者你已經結識到了你一直想要的女友類型,所以一早DQ了我。十年前我曾說過你一定會「重色輕友」!算了吧!你始終都是我的「最佳損友」。今年是我們做兄弟的十周年了,你還記得嗎?最記得有一次,你WhatsApp我說:「我失戀了……」那時我還有點兒覺得好笑,因為我的兄弟終於失戀了,但對一個視障...

詳細

我小時候因「先天性青光眼」,雙眼要被取掉,導致完全失明,幼稚園已入讀心光盲校。轉眼間,我已長大成人,現正修讀語言及文化副學士。我是個矛盾的人,毋庸置疑。從高中起,便成了一個文科生,卻總對那些「感情氾濫」的人尤為不喜。我長着一張女生的秀臉,卻同時有着男生的性格,喜歡獨處,卻同時害怕寂寞的侵襲。這樣的人注定會被無數煩惱纏繞着,我卻偏偏深愛着這...

詳細

我十八歲,是銘基書院的中六學生,今年3月就要開始經歷DSE的「輪迴」,是生是死是重生做人,皆不可預知,是多麼的煎熬和折騰。憑外表看,我高大有型,你絕不會看出我是一個在三個月襁褓時便被診斷患有罕見癌症的人。癌魔奪去我左眼的視力,右眼亦只能看到朦朧的世界,我驟變成一個視障人士,生命從此變得不一樣。視障令我碰到不少釘子,當中最明顯、最難避免的就...

詳細

我來自黑龍江哈爾濱,定居香港已有五年,是心光盲人院暨學校的外讀生,現在主流學校(閩僑中學)就讀中四。轉瞬五年,始終未能抽空還鄉,直到今年春節,幸得一位心光老師陪同,才有機會回哈爾濱看看,去看那銀裝素裹的冰城,去看那火樹銀花的雪景,還有去看那魂牽夢縈的親人。香港是一個具有包容性、充滿關愛的地方。香港給我很多溫暖,無論是心光或閩僑的老師、同學...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