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毛看世界——開啟了解之門

  我十八歲,是銘基書院的中六學生,今年3月就要開始經歷DSE的「輪迴」,是生是死是重生做人,皆不可預知,是多麼的煎熬和折騰。憑外表看,我高大有型,你絕不會看出我是一個在三個月襁褓時便被診斷患有罕見癌症的人。癌魔奪去我左眼的視力,右眼亦只能看到朦朧的世界,我驟變成一個視障人士,生命從此變得不一樣。

  視障令我碰到不少釘子,當中最明顯、最難避免的就是一般人的誤解。記得我小學就讀的心光盲校,有一位資深的定向行走(O&M)老師曾說過:「現今世界,不知變無知,無知變白癡。」,雖然只是戲言,但我覺得正是香港部份人的寫照。

  我們常被認為看不到便不應該上街、搭乘交通工具、看電影……視障即代表「無能」,其他感官也有缺陷,許多事都做不到,甚麼都需靠別人照顧,這是多麼的無知!事實並非如此,我們除了眼睛外,其他感官並沒問題,而且能憑其他感官,幫助我們做各種健視人都會做的事,如溜冰、游泳、三項鐵人賽、柔道、跑馬拉松、毅行者、打保齡、結婚生仔……去一一感受這個美好的世界。

  誤解源於缺乏了解,只要嘗試擲掉有色眼鏡,便能拉近彼此的距離。大家平日是否鮮有機會接觸和了解視障人士?就讓擁有強大力量的文字來縮短彼此間的距離,開啟這扇了解之門吧。請把逢星期二見報的《盲毛看世界》文章分享出去,好讓這些誤解在香港逐漸消失。

文:歐陽尚彝 圖:黃偉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