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無屍兇案

  上文話說現時有些謀殺案比較能夠引起廣大市民興趣。例如,曾經有一單無屍謀殺案,就非常特別。通常大部份謀殺案都會有受害死者的屍身,以作化驗之用。據說,化驗報告是最有力的證據。無論死者死亡時間、死因、生前有沒有其他異常情況,如性行為、傷勢等,都可以作為最有力證據指證被告人。

  但如果從來找不到屍體,就會缺少很多有力證供。

  這件案件,第一次審訊時,控方只有死者曾返回住所,她的男友有到場,死者之後失蹤,死者男友找裝修工人重新裝修這單位,亦見到男友拉着很大的紅白藍膠袋離開住所。當然最大的嫌疑是這位男友。但所有控方能拿出來的,只能說是很強的環境證供。沒有任何其他更有力的供詞,亦沒有這位男友被告的任何招認。

  當然陪審團不能只憑懷疑或極度懷疑來判案。最終這位被告被陪審團判決謀殺罪成,依照法例被判終身監禁。

  不過,被告的上訴卻成功了。因為原審法官沒有依案例給予陪審團正確的環境證供的指引;即陪審團不能作出推斷除非他們可以肯定這一推斷是唯一合理的推斷。即就算控方能夠提出這麼多環境證供,陪審團在推斷時,只能作出唯一合理的推斷,是被告有謀殺受害人。

  最後,被告上訴成功,被發還重審。之後又再被另一班陪審團判謀殺罪成,那又是後話了。

執業大律師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