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天理不容

  律政司曾經就一宗案件申請加刑。事關一名被告在戒毒所拳打腳踢唐狗,並用繩綁頸後拋落斜坡慘死。被告認罪被判囚三個月。律政司不服,覆核後加多一個月監。律政司仍然不服,認為量刑起點低,在今年二月尾於高院再申請覆核,強調法庭有必要嚴懲虐待動物者,法庭亦押後本案,等待裁決。

  根據香港法例169章(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任何人因胡亂或不合理地導致任何動物受到任何不必要的痛苦,都屬違法,最高可被罰款二十萬及判監禁三年。

  其實三年的最高監禁刑罰是不輕的,英國最高的刑罰暫時是一年,但Animal Welfare(Sentencing and Recognition of Sentience )Draft Bill 打算將一年的判刑加到五年。這草案還在討論當中。

  在南澳洲的殘酷對待動物的最高刑期是兩年;但殘酷對待使動物死亡或嚴重受傷的最高刑罰是四年和罰款$50000澳元。還有,紐西蘭的最高刑罰是五年,跟愛爾蘭和北愛爾蘭同樣是五年。

  我想指出,其實香港愛護動物的大有人在,而且在一個文明社會,對所有眾生都應該愛護和保護。這等殘酷行為,是應該重判,也應該頒下量刑指引,讓這些被告人知道殘害動物,是需要負上嚴重的刑責的。當然,這是我的個人意見,不過我深信今次律政司的處理方法是值得我們讚揚的。

執業大律師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