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修訂移交逃犯條例

  最近全城關注的移交罪犯條例修訂其實是應該修訂和有這個必要去處理。

  首先,本人在此曾經討論香港十九歲青年懷疑於台灣殺死女朋友事件中,香港政府沒有權移交這位青年去台灣受審而引來的問題。

  自從香港政府公開諮詢這修例情況,公眾開始討論,但理性的討論比較少,潛意識恐懼和主觀非理性的猜想為多。

  四月一日大劉正式入紙申請司法覆核香港政府修例這個決定,更加引人入勝。當然事件進入司法程序,不便深入討論。但常理而言,覆核一個還未知能否通過立法會的修例決定是否言之過早,或者作為負責任的政府去堵塞這漏洞是「不合理性的決定」?本人真的不知道。

  不過眼見那麼多位資深大律師在入稟的陳辭中雄辯滔滔,應該一定有他們的道理。

  不過大劉的案件已經審判多年,一個司法區能否維持其尊嚴,要看其決定能否彰顯。從這宗司法覆核案件可以看到香港政府亦有決心去處理這些法律上移交的漏洞。

  下一期,本人會探討大家都關注的追溯效力的問題(retrospective effect)。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