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法律追溯效力

  上次討論修訂移交罪犯條例一事,已經指出從大劉劉鑾雄在愚人節入稟申請司法覆核修改這條例,可以清楚看到香港政府去堵塞這漏洞是必須的。

  今期我們再探討爭議性較大的追溯力的問題(retrospective effect)。其實這個法律觀點,非常簡單,試用一例子說明。

  例如,香港政府明天立法不准的士乘客在車內互咀,那麼,如果在法例生效之前被拍攝了互咀片段就不能用作證據來起訴,因為刑事法例通常沒有追溯效力。讀者對這概念應該沒有甚麼難明的地方。

  但是修訂移交罪犯條例有何不同地方呢?這是一項程序上的修訂,我們試用大劉案例來分析之,希望大家更容易掌握箇中精粹。

  在幾年前,澳門特別行政區根據法庭的判決(在此不討論法庭的判決是否公正或合理)判定大劉罪名成立,但當時香港政府與澳門政府沒有罪犯移交條例,所以無從移交。假若政府最後修例成功,條例得到通過,澳門政府可以要求香港政府交人。那時候,可以爭辯修例之前的罪犯不是罪犯嗎?邏輯上,顯然不通。因為從法庭最後合法的判決後,罪犯已經是罪犯,只是有罪犯而沒有引渡的司法程序。

  當然,最後香港法庭怎樣判決,我們只有拭目以待,但這追溯效力能否適用於這一修訂,應該是有趣的法律問題。

  下次將會討論商界和香港市民擔心的問題,即如果修改了這條例,我們會不會隨時隨地被公安拉了回內地「被執法」呢?因為眼見這麼多香港人上街反對修訂這條例,我相信應該更多人(尤其是政府官員)解釋這次修例的後果。但是我只可重申之前的說法,如果我們只懷着恐懼和非理智情緒,再有道理的處理方法,只會被情感和口號所掩沒。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