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議事廳不議事

  看見電視上播出的混亂情況,我相信每位香港市民都對我們立法會議員深感失望。為甚麼不能坐下來,把這修訂《逃犯條例》傾清楚?立法會議事廳不是議事,而是搞事的嗎?

  再回到修訂《逃犯條例》,我上回說到,究竟甚麼人士,犯了甚麼法律可以被遣返內地受審呢?

  這次修訂主要是將原先的《逃犯條例》豁免的澳門、中國內地及台灣兩岸三地加入可移交罪犯地區。可移交的罪行包括Schedule 1的嚴重罪行,如謀殺、協助或勸喻自殺、嚴重傷人、強姦、非禮、侵犯兒童性罪行、綁架、非法禁錮、刑事恐嚇、毒品罪行、盜竊、搶劫、做假數等,還有偷呃拐騙案、發假誓、妨礙司法公正、搶劫、炸藥等,以至販運歷史文物,以及移民罪行如行使假證件、販運人口,甚至販運人口作為妓女等,以上都是我們熟悉的嚴重罪行。

  由於商界反對,政府作出相應讓步,如罪行內並不包括破產事項、不包括公司法事項、不包括上市公司買賣事項、不包括知識產權事項、不包括環保事項、不包括出入口貨物事項或國際金錢交易事項、不包括非法使用電腦事項、不包括任何稅務事項、不包括任何商品說明事項。從以上獲豁免事項來看,其實大部份商界所關注有可能犯法的,或錯誤地被「老屈」的情況都已經獲豁免。如果這次修訂被通過,我相信大部份商人可安心繼續經營他們在內地的生意。

  至於大家十分關注的異見人士呢?他們會否因為這修訂而被遣返呢?其實在原有的移犯條例中,已經有保障是不會而移交何任何因為被告人的種族、宗教、國籍或異見而被控告的罪行。政府大可從這「general restrictions on surrender」(一般移交豁免)沿用於這修訂內。還有我們亦可加入香港居民的豁免(即只有香港身份證明的居民而從沒有內地身份證的香港居民)。這樣亦可以幫助大家排除恐懼和疑慮,不過,如果委員會主席都未能夠選出,這些有效可行的意見又在哪裏討論呢?如果這次事件凸顯了議員處事方式,那麼究竟立法會是用來搞事或辦事的呢?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