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公平審訊

  德國政府給予黃台仰和李東昇二人難民身份,這決定在香港引起很大的迴響。尤其剛剛黃台仰(見圖)接受香港傳媒訪問時說出他的棄保是因為在香港會得不到公平公正的審判。

  我可以指出,黃台仰、梁天琦案是真正彰顯香港司法的公正和公義。梁天琦與黃台仰同樣被控砵蘭街暴動和煽動暴動罪。梁天琦在重審時這兩項罪名不成立。在第一次審訊時,陪審團不能就這兩項罪名達成有效的裁決。

  當然有不同人對此判斷有不同看法,但總括而言,所有被告在公平公正的審訊下獲得公義。更何況,梁天琦案的其他被告(除了一位被認出的被告之外),都在第一次審訊時判砵蘭街暴動罪名不成立,換句話說,在兩次審訊當中,如果黃台仰沒有棄保潛逃,他也應該脫罪的。

  反之,黃台仰用去參與德國講座的情況下,獲得擔保外出,但並沒有回港接受審訊。他和李並沒有道德勇氣,沒有承擔,亦不相信香港法治精神。他們選擇了終身逃避責任。這是他們的決定,但作為法律工作者,這等行為是需要被譴責,但是他們卻得到德國難民身份。而不是我們公會的執委以至主席所言,德國一定有他們的準則。

  從來大律師公會是捍衛司法獨立、法治精神的先鋒部隊;但現在的表現令人很失望,亦對不起香港市民。如果認為德國的判斷準則是錯誤的,亦應該直斥其非。

  大律師公會表現得左右做人難,只因我們公會現在,不問是非,立場先行,這是一大倒退。

  當任何一個公會專業團體,只有政治理念,如同普通政治組織,它的公信力,將會毀於一旦。希望執委們三思。

執業大律師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