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走出困局

  我上次在此提及大家現階段必須停一停及想一想,想一些方法去走出困局,並不是將事情惡化。但事與願違。

  事實上,在七月二十一日所發生的無論是國徽被塗鴉事件,或元朗白衣人毒打歸家市民事件,此等行為均絕對無助於降溫,亦不能夠紓緩困境,距離大和解之日更是遙遙無期。

  至於警方要求民陣七二一遊行的終點定於灣仔盧押道這個安排,更是令我大惑不解。一項法律要市民遵守,必先有其合理性(例如,佩戴安全帶或遵守交通燈),亦需要令市民有共識去守法(例如,教育市民帶安全帶的好處)。不過,假若眾多遊行人士聚集於灣仔,不散去亦不能散去(因為後方持續有遊行人士抵達變得極度擠逼),他們只能夠繼續往前行。換言之,所謂「不反對通知書」基本上形同虛設。我深信如果愚蠢如本人都能看到的事情,我們的警方亦應該可以洞悉。最後,所有人浩浩蕩蕩地行了去中環,令整個遊行機制毀於一旦,非常可惜,更遑論香港市民會再尊重這個機制了!我們應該積極地反省。

  法治的精神固然重要,但當權者行使公權力時,必先想想市民該如何遵守及能否合理地執行。當初有人曾經提出市民可以「違法達義」,我本人是非常反對的。因為此等說法會侵蝕及嚴重破壞法治精神。不過,事已至此,到底今天的香港如何才能夠回復理性呢?這是一個迫切要解決的問題。

  無論如何,當有人聚集並帶有武器,結夥到公共車站,向歸家市民不論男女老幼,抑或孕婦均施以毒打,此等行徑令到人神共憤,警方必須要及早嚴正執法。

  反過來說,任何衝擊中聯辦或任何中央駐港機關是一項嚴重違反一國兩制事件。應于嚴肅譴責。不過責難的官員已經很多,不需要我再加把口。我只可以繼續說:任何暴力行為,只會使事情惡化,無助解決問題。任何衝擊中央機構更無助紓緩管治問題,只會使強硬派更強硬。

  然而,縱使香港現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不過有危才有機,只要大家抱有真誠真心,管治危機還是有望解決的。我絕對同意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的說法。在「八三一框架」之外(我不介意「八三一框架」之內)進行普選行政長官一至兩屆,這是唯一的出路。

  但是,如果我現在連想着一件我自己喜愛的黑色或白色T-shirt的自由也沒有了,我感覺非常憤怒和遺憾。所以,我希望大家還我一個自由自在的香港。

  謹此,願所有有識之士和有心人盡快解決這些嚴重的問題,而不是再在任何公開場合中或公眾平台上火上加油,添煩添亂。

執業大律師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