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無罪假定

  近日有不少言論,針對裁判法院的主審裁判官,說甚麼「差人前面拉人,黃屍法官後面放晒佢地出嚟!」提出這種言論的人,可能對法律制度的認識不夠或不夠深刻。

  首先香港普通法奉行「無罪假定」,即presumption of innocence,每一位疑犯或被告需要控方在毫無合理疑點情況下證明他/她有罪。他們不需要證明自己沒有罪。

  從「無罪假定」延伸,是法律假定疑犯或被告人無罪直至定罪為止。那麼,在起初被控及過堂的階段,能不能有擔保,就決定於以下的幾個因素。

  首先,我們看看控罪的嚴重性和控方證據的強弱。舉例,如果被控謀殺,多數不能擔保,因為一經定罪,會判終身監禁,所以潛逃風險大增。相對而言,給擔保的風險變大。但也有例外,如Nancy Kissel這案,在第一次審訊時,Ms. Kissel是有擔保的。

  又例如,販運大量毒品案件,如被定罪時要坐三十多年,被告人潛逃機會相對地提高,沒有擔保成數很大。當然,就算這些大量販毒案件,如果證據很弱(如身上沒有搜出毒品,亦沒有指紋等助證但家裏有毒品而不是獨居),被告人也有機會獲擔保的。

  因此,大家想像,法律觀點是被告會否棄保潛逃,他/她會否違反擔保條件,會否騷擾控方證人等因素來決定被告會否得到擔保。

  話說回來,有些言論,質疑為甚麼落案之後,法庭即放黃之鋒,給予擔保。其實很簡單,法庭找不到任何證據,黃之鋒會棄保潛逃,或他會騷擾差人證供;根據無罪推定,我看不出有甚麼法律原則可以不讓黃之鋒擔保!更何況,黃之鋒的控罪是非法集會,排期要一兩年,而就算被判罪也不會坐牢超過一年。那麼,有甚麼法理根據可以未審先判他坐一年監呢?

  香港普通法已是我們最後或可能是碩果僅存的基石,希望大家珍惜。不要立場先行。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