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禁止蒙面規例》

  《禁止蒙面規例》出場,是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而立。二十四位泛民議員司法覆核,挑戰立例的法律基礎。主審法官林雲浩已拒絕臨時禁制令,並寫下判案書,看看雙方的理據。禁蒙面法是經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引用緊急法,沿用公眾危險而非緊急情況為由而通過的。

  泛民提出五大理由申請司法覆核。首先,緊急法已被人權法默示廢止(即它違反人權法)。第二,緊急法違反了《基本法》給予立法機關立法的權利。其三,出於法律原則,緊急法裏的字眼不應被理解為允許政府去採取會侵犯個人權利的措施,因此,立此禁蒙面法是政府在越權。其四,現時不是緊急情況,沒有公眾危險導致有此需要去運用到緊急法。最後由於禁蒙面法限制個人自由及集會權利,而此限制是不對等,所以亦違反基本法賦予的人權保障。

  政府逐點反駁。所有規例是根據《基本法》及人權法而通過的,沒有例外。特首會同行會立法或規例本身並不違憲,這只是一個程度的問題。而且之前亦有案例否決了特首會同行政會議立法是違法這一論述。法律原則並不代表不可以有限制自由的規條,只不過這限制必須合法和成比例的。此外,現時香港情況如果只說是公眾秩序混亂,是匪夷所思,指鹿為馬,不合乎現在的暴力程度。更何況,這規例和它的合法的目的,是對等性的,合理的。

  林雲浩法官聽取雙方論點後認為,泛民司法覆核申請可以開庭審理,並將審期排到十月底(極為快捷的審期)聽取雙方的詳細陳詞。這個叫「roll-up procedure」,即許可及正審一起開庭審理是行之有效的方法。在審理高鐵案時曾沿用,所以亦非罕見。至於泛民要求的臨時禁制令卻被林雲浩法官否決,皆因泛民未能夠指出禁蒙面法prima facia(即表面上)一定非法。

  我非常佩服林法官的說法,亦深信林法官在聽取雙方的陳詞之後,一定會作出合情合理合法的裁斷。始終,司法覆核在覆核一條一九二二年通過的緊急法例——究竟在一個已存有基本法和人權法的現代社會,這條法例是否還適合運用呢?是一個值得去探討的議題。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