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死因研訊

  陳彥霖的死,鬧得熱烘烘,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是實情,大家各不相讓,不知不覺鬧了很多天。既然大家都有不同想法,讓我們看看《死因裁判官條例》究竟在甚麼情況下會成立死因庭調查死因呢?

  《死因裁判官條例》第14條—

  14.就突然死亡或暴力致死等個案進行的研訊(1)凡—(a)任何人—(i)突然死亡;(ii)因意外或暴力而死亡;或(iii)在可疑情況下死亡;或(b)任何人的屍體在香港被發現或被運入香港,則不論該宗死亡個案是否須予報告的死亡個案,如死因裁判官認為有需要進行研訊,即可就該宗死亡個案進行研訊,至於他檢視或不檢視有關屍體,則視乎他認為合適而定。

  換言之,陳彥霖之死是可以開死因庭去研究的,那麼誰人可以決定開死因庭呢?

  《死因裁判官條例》第16及20條—

  16.律政司司長要求進行研訊的權力——如律政司司長要求就某人的死亡進行研訊,死因裁判官須進行該研訊。

  20.原訟法庭命令進行研訊的權力(1)凡有適當利害關係的人或律政司司長在公開法庭上提出申請,而原訟法庭信納—(a)死因裁判官沒有進行應予進行的研訊;(b)死因裁判官已進行研訊,但由於欺詐、證據不被接納、法律程序失當(包括不遵從第14(3)條)、查訊不足或其他原因,而有需要或適宜進行另一次研訊;或(c)死因裁判官已進行研訊,但由於有新事實或證據被發現,而有需要或適宜進行另一次研訊,則原訟法庭可命令就有關的死亡個案進行研訊,倘若已進行研訊,則原訟法庭可推翻死因裁判官或陪審團在該研訊所作出的裁斷。

  即是說,除了死因裁判官之外,律政司和有適當利害關係的人都有權利要求成立死因庭去研究死因。至於「有適當利害關係的人」,是指屬於該條例附表2就死者指明的類別或種類的人,即是包括但不限於,死者的父母、配偶、兄弟姊妹、子女、死者的遺產代理人、死者的註冊醫生等。

  不過如果警方斷定死因沒有可疑時,情況會是怎樣呢?又或,如陳彥霖同學的情況,遺體已經火化,可以成立死因庭嗎?我們下回再繼續分析。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