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申請召開死因庭

  上回談到誰人可以開死因庭或可申請開死因庭。當中包括但不限於死因裁判官、死者家屬以及律政司。

  至於遺體已火化,根據死因裁判官條例,即使屍體被毀滅或不能被取回情況下,凡死因裁判官有理由相信一些情況,他可以就某死亡個案進行研訊。換言之,雖然陳彥霖遺體已火化,以上各方還可以研訊或申請開死因庭—即死因裁判官以死因有可疑為由舉行研訊,律政司以公眾利益為由向原訟法庭提出申請,或死者家屬以跟死者有適當利害關係的身份向原訟法庭提出申請。

  但當警方斷定死因沒可疑,而法醫報告亦無指出疑點,死因裁判官亦同樣可以決定不開死因庭。關於死者家屬,陳彥霖的媽媽,雖然她有申請開庭權利,但按照現時情況來看,她既然覺得女兒死因冇可疑,她應不會向法庭申請開庭。

  話又要說回來,大部份相關人士都已決定,案件沒可疑,只不過,現實環境,不少人質疑當權者,亦有人質疑警察判斷。當然,案件有它可疑之處,例如陳彥霖為何被發現時裸體、之前見過甚麼人、最後日子在學院行來行去、生前錄影也沒有任何尋死異樣等,都是疑點。但最後,除了事件有其特別之處,大家是否應該回到理性,如果連法醫官也發現沒有被性侵,亦沒發現任何可疑,除非有重大發現,我們是否應該讓亡者安息,讓往事來一個了結呢?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