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藏雷射筆罪成

  十五歲男童身藏雷射筆、改裝雨傘及行山杖而被判罪一事,連日來引起社會各界關注,也是難怪的。因為無論定罪與否,總有一方會不滿,而我們司法機構,以至司法人員收到攻擊和批判這等情況,可能會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所以我們應該更加理解司法程序,而認清事情,再作判斷。

  ​男童最初是被控《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17條》的「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但因為「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在法律上只限於用作盜竊的工具;所以基本上是無可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雷射筆是用來進行偷竊之用。不過裁判官在判決前行使《裁判官條例第27條》自行修改控罪,將原本的控罪改成同樣是《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的「有意圖管有攻擊性武器」:「17.​管有攻擊性武器等, 並有所意圖——任何人管有任何腕銬或其他為束縛人身而製造的工具或物件,或管有任何手銬、指銬、攻擊性武器、撬棍、撬鎖工具、百合匙或其他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意圖將其作任何非法用途使用,可處罰款$5,000或監禁2年。」

  ​當然另一個做法是因為控方不能夠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這名男童藏有雷射筆而意圖作偷竊用途,當場判這項控罪不能成立。主審裁判官沒有這樣做,而他修訂控罪亦在法理上是容許的。

  根據《裁判官條例》:「27.​申訴、告發或傳票的欠妥之處及修訂——(1)​如主審裁判官覺得——(a)​任何申訴、告發或傳票在內容或形式上有欠妥之處;或(b)​申訴、告發或傳票與為支持申訴、告發或傳票而提出的證據之間有任何差異,則除第(2)款另有規定下,他須作如下處理——(i)​如他信納對申訴、告發或傳票作出修訂不會造成不公正情況,則須作出修訂;或(ii)​撤銷申訴、告發或傳票。」

  在過往的案例裏,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羅傑志法官(他當時的官階)在Poon Chau Cheong v Secretary for Justice [1999] 2 HKLRD 702一案中是這樣說的:“Section 27 not only now clearly gives a power to amend an information which would include changing the offence of which the defendant is charged but, as has been held by this court, imposes an obligation on the magistrate so to do where the requirements in the section are met.”

  ​換句話說,假如有裁判官覺得有《裁判官條例第27條第(1)項》所述的情況,他是有職責去作出修訂或撤銷控罪的。問題的癥結是「不會造成不公正情況」。​至於本案情況是否符合《裁判官條例第27條第(1)項》所述的情況或造成不公正情況是判罪的重點。我相信裁判官是作出審慎考慮後才作出這個決定的。當然據說亦有讓控辯雙方就經修訂的控罪作出陳詞。我們制度亦有上訴機制,男童和他的家人當然可以就本案提出上訴。

  始終,法治的彰顯,就是尋找制度上的公義。而香港的司法制度還是公平,公開和公正的。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