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GOGO打江山
作者:
林凱源

經過重讀,二次會考後,我幾經辛苦,終於入讀恒商,發現與預期有很大出入。「恒生商學書院」為現在「恒生管理學院」的前身,當年它的預科課程享負盛名,會考沒二十多分基本上不用考慮報讀。我重讀只有十九分,本應無緣報讀,但幸運地放榜那天到達恒商報讀的時間較早,才被成功取錄。被取錄的一刻我心情興奮,比愛隊在世界盃中入球有過之而無不及,還像進球球員般慶祝...

詳細

上回談到我會考失敗後選擇重讀,今回便分享重讀的經歷和結果。儘管會考已改為文憑試,希望我的經驗還是能給同學們作參考。會考失敗對當時的我而言,是人生最大的挫折。第一,我發現自己對會考自信心爆棚,不是因為準備充足,只是因為對會考的輕視。第二,眼見身邊不少好友一一升學,自己卻要重讀,心裏很不是味兒。為一雪前恥,在重讀那年的暑假,我除了像平時般繼續...

詳細

上回談到受恩師劉培基的循循善誘後,我逐漸重拾校園生活,遠離網上世界。這時儘管我差不多把所有時間都花在學校裏,可惜並非放在學業上。每天小息、午飯及放學後,是我最期待的時刻,皆因我沉迷籃球世界。下課鐘聲一響起,我立即和幾位要好的同學飛奔球場「霸位」;午飯也是奔跑回家,以光速把飯餸倒進肚,然後便回校打球。每天打至校工把我們趕走為止,好不快樂!課...

詳細

經過「險死還生」的意外後,我只休息了一天便回校繼續中期考試。記憶中我錯過了科學科考試,餘下數科亦從沒溫習,只能「靠天才」。學校基於我的意外,用平時的分數和已考的科目來判斷我能否升級,當時我讀中二。還記得第一天回到學校時,同學們都被我那撞得頭破血流的外貌嚇到,但我也因此和不少同學加深了解。他們對我呵護有加,主動來看有甚麼能幫忙,並在小息、午...

詳細

上回提到我在網上結交了一些背景不同的朋友,經常和他們結伴耍玩,沒料到後來卻發生一次險死意外,改寫我的一生。在眾多網友中,有一小撮特別投契,同樣受「頭文字D」影響而十分喜歡賽車,我們多次相約到深圳香蜜湖玩小型賽車。那時我利用替別人修電腦的機會賺了些零用錢,所以負擔得起到深圳之旅。每次到香蜜湖,我都會偷偷把回鄉證從媽媽收藏的地方拿出來,並騙她...

詳細

上回提到反叛的我如何沉迷於網絡和遊戲世界,今回分享一下我如何通過網上交友,差點成為邊青。和我年紀相若的讀者,相信對ICQ這通訊軟件絕不感到陌生。對未聽過ICQ的年青讀者來說,這相當於WhatsApp,只是當年的ICQ只可在桌上電腦使用。在我的中學年代(約一九九九年),ICQ可謂青少年必備的交友軟件,那「喔噢」的來訊聲音如今看來像個傳奇。沒...

詳細

兩周前在專欄「機童及電腦王」中,我提及網上世界如何令我大開眼界,今回和大家分享一下互聯網如何令我「家嘈屋閉」。 我是在小六左右(一九九七年)開始接觸互聯網的,當時家裏不知從哪裏弄了個「56K」撥號上網的帳戶回來,此後我便沉迷在互聯網世界中。先向較年輕的讀者講解一下何謂56K撥號上網:在沒有寬頻、光纖或無線網絡(WiFi)前,我們通過Mod...

詳細

本周我想從我的童年回憶中按下「快速鍵」,和大家分享一件最近發生的事。月初,我到美國矽谷的Singularity University「奇點大學」修讀為期一周的課程,這課程被我的朋友及一些世界頂尖領袖形容為關於未來的課。我十分慶幸被錄取,而該課程確實沒有令人失望,每一天都使我有「嘩」的反應。首先,同學們來自五湖四海,除不少知名跨國公司高層外...

詳細

上回談到我和電腦結下的不解緣,今回分享一下我如何把這「手作仔」發揚光大。自從懂得修電腦,我慢慢對所有電腦相關的東西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更因為沉迷上電腦遊戲的關係,我成為了一個不折不扣的毒男。到了中學後(一九九八年),我對電腦的熱誠感染旁人,身邊的親友都來找我當他們免費的電腦顧問。很多時我的周末花在黃金商場買零件,到人家中組裝電腦及教他們如...

詳細

隨著個人電腦、平板、智能電話這十年的高速發展,砌電腦這一詞應該已被放進歷史書中。當年紅極一時的「腦場」,黃金及高登是全港所有毒男的朝聖地。與他們一街相隔的鴨寮街更是中外有名的電子配件集中地,相比現今的深圳華強北有過之而無不及,而我便是當中的毒男之一。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我成毒男之路。在我小六那時,有一天晚上我爸爸突然搬了一台舊的電腦回來,是...

詳細

上周我談了寫這個專欄的目的,接下來數篇文章,主要談我的背景,並分享一點童年趣事,讓大家了解一下離經叛道的我,是如何塑造出來的。我生於八十年代中期,小時住在九龍灣木屋區。父親是一名裝修工人,母親全職照顧我和姊姊,家境清貧卻有一個愉快、無憂無慮的童年。儘管那時年紀小,有數個生活片段,至今歷歷在目。有一次和鄰舍的小孩到公園玩耍,好奇心驅使下玩螞...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