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打江山——由重讀生到入大學

  我會考和預科成績未如理想,豈知到了美國,卻在半工讀的情況下出現了一百八十度轉變,由包尾學生成為優異生。原因是甚麼?

  在美國讀書、工作全靠自己,不管發生甚麼事也得自己解決,因為無人有義務幫我。離家這麼遠,遠水不能救近火,有時連打電話和家人「呻」一下的機會也沒有:因要到唐人街買長途電話卡,而電話費也絕不便宜。我漸漸養成獨立的生活方式,而且為維持生計和交學費,努力爭取每分每秒學習。

  因每天下午三時到晚上十一時左右要到中餐館工作,我十分珍惜在學校學習的時間,否則一定趕不上進度,也完成不了功課。因此,我由從前在學校「望天打卦」過日子,變成一位爭取學習機會的學生。每天早上十時我便回到校園,躲在圖書館裏做功課,上課也極專心,避免浪費課餘時間來溫習。我逐漸掌握新的學習方法,原來只要上課時用心,吸收到課程內容後,花在功課和溫習的時間能大大減少,令學習效率大增。

  另外,由於收入有限,在學校每多讀一天便等於多付學費,也等於少了一天工作時間,所以我便盡一切努力善用時間,希望盡快完成課程畢業。

  我認為自己是香港填鴨式教育制度下的犧牲品(不知讀者可有共鳴?)。理科一向不是我的強項,而死記爛背更不用多說,所以在香港學習時感到十分痛苦。但是到了美國讀Community College,可以自行就想修讀的學位來選擇合適並感興趣的科目,等於大學的首兩年,完成後便可以轉校生身份報讀四年制大學。

  我選了工商管理為主修科,配上一些奇怪但有趣的課程,如黑白攝影、人類及考古學等作為通識的選修科,這樣的配搭令上課變得多姿多彩,也令我對學習產生了更濃厚的興趣。

  結果我在美國的學業成績超乎預期地理想!加上想報讀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哈斯商學院(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Haas School of Business)這清晰目標,最終我竟幸運地以「爆GPA」的成績,成功入讀當初向父親誇口的UC Berkeley。

  由此可見環境及教育如何影響一個人的成長。我在美國也經常參加課外活動,下回分享我在加州籌辦學生會的經過。

GOGOVAN聯合創辦人

林凱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