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故事——跑馬地

  電車路基本是沿着海岸線而行,只有跑馬地一段自成一角。自從有了沙田馬塲,跑馬地每週就只辦一塲賽事,反而賽道內側的緩跑徑與及中間的多個球塲,幾乎全年無休。

  年初開始,每周逢二、四早上7時跟友人一起晨跑,鍛煉身體之餘,也認識了不少街坊跑友。1.6公里的緩跑徑,把不同年紀、階層及背景的人串連起來。馬場內的球場非常受歡迎,是一眾足球迷切磋較量的地方。

  綠草如茵的地下有今年初完成的蓄洪工程,包括一個六萬立方米的地下水缸,能應付五十年一遇的豪雨,解決了跑馬地一帶豪雨後水浸的難題。工程師更巧妙地利用經處理後的雨水,供灌溉球場及沖廁,每年可節省達22萬立方米用水。

  有說「舞照跳、馬照跑」,足見賽馬是香港標籤。馬塲的演變亦見證了香港發展。由百多年前在跑馬地舉行上流社會賽馬活動,後來變成普羅百姓賽馬娛樂,到今天更多是提供市民運動休憩的公共空間。整個過程是社會制度演變的縮影。1978年沙田馬場開幕,新市鎮計劃全面開展,城區由維港兩岸北移新界,是城市版圖擴展的標記。今年8月,賽馬會廣州從化馬場投入使用,這是否成為未來香港與內地融合的啟示呢?

思城控股行政總裁

符展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