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九」事件四周年 李文足尋夫歷盡辛酸

  昨日(九日)是「七○九」大抓捕事件四周年,維權律師王全璋被捕後一度失聯、目前在山東服刑,他的太太李文足接受採訪時表示,四年來尋找丈夫,痛苦以及艱難。她指,最難受的是被大批公安、國保、居委會和流氓軟禁在家,二一群與她無仇無冤的陌生人,為了錢辱罵她,使她感覺中國社會好悲涼。

  她又指,四年來不斷到不同部門示威維權,由此學會法律知識,更學會應對公安和國保的方法,例如說,要求他們按法律規定出示證件、警號和姓名等。而每次向他們提出要求,公安都會表現憤怒、有壓力、排斥和不安。她舉例指早前與朋友報警後,處理事件的公安態度極差,但當要求對方出示證件後,對方便即時離開。

  丈夫已獲釋的「七○九」事件家屬王峭嶺則表示,有國保曾要求她們不要再維權,但她們不肯。王峭嶺表示,已視包括李文足等在內的七○九家屬為親人,大家已有共識,會陪伴李文足一同等候王全璋回家。

  此外,「七○九」家屬昨日亦發表四周年聲明,聲明中指:「病弱的李昱函律師仍被關押、余文生律師被秘密審判、江天勇律師被軟禁家中,無法自主就醫。而仍在囚的王全璋的慘況,更是讓李文足承受了巨大打擊」。聲明最後表示,雖然無法預測前面的路還有多遠,但家屬會繼續互相扶持,為親人的權利抗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