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C外望——Google打甩法官司 避繳近百億稅

  Google公司罕見在歐洲打贏官司,巴黎法院周三裁定Google的歐洲子公司沒有逃避法國稅法之實,將毋須補交高達11.15億歐羅(99.4億港元)的稅款。近期科網巨企成為歐盟打擊避稅的對象,Google早前亦因其歐洲子公司設在稅率較低的愛爾蘭,遭法國政府指控違法透過愛爾蘭分散該公司在法國的銷售,以避開支付較高的企業稅,向法院入稟追繳11.15億歐羅稅款。

  法國稅務局認為,Google應補交由2005年至2010年的稅款,指Google的加州公司及愛爾蘭子公司,多年來一直通過Google搜索引擎,在法國向客戶銷售網上廣告服務。

  Google在法國僱用700人,但搜尋引擎及Youtube的廣告合約卻是與愛爾蘭子公司簽訂,2015年公司僅向法國繳付670萬歐羅的利得稅。

  然而,巴黎行政法庭判法國政府敗訴,裁定Google不必繳交這筆稅款。庭上其中一個爭議關鍵是,Google有沒有在法國成立一個永久基地;法院的結論是,Google在法國沒有永久基地,因此後者不能向其徵稅。

港交所自喻交警 捉賊靠證監

  證監會昨天高調祭出「尚方寶劍」,表明會直接向問題新股開刀,外界難免揣測,證監會對港交所的前線把關工作不滿意。

  不過,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昨晚表示,港交所只是指揮車輛的交通警,證監會才是帶槍捉賊的刑警,兩者工作性質不同,證監會親自出手,並不代表港交所的工作有不妥當的地方。

  李小加表示,港交所及證監會的權力來源不同,港交所主要負責執行上市規則,而證監會則有證監及期貨條例賦予的權力。兩者的職能、任務以及監管工具都不同,很難直接比較。

  他舉例說,港交所就像是交通警,負責指揮日常交通,但遇到有非法賽車等嚴重罪案,當然要由帶槍的刑警負責追查,但這並不代表交通警失職。

  證監會作為擁有較大法定權力的執法機構,有權自行決定何時及怎樣使用他們的「武器」,這與港交所的前線把關工作是否理想,並沒有關係。

高瞻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