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旺角暴亂首批被告定罪 三人暴動罪成還柙今判刑

        兩男一女於去年農曆新年參與旺角暴亂,各被控一項暴動罪,法官認為向警員投擲玻璃樽、竹枝等雜物的行為破壞社會安寧,構成暴動,確實三人參與其中,昨裁定罪名成立,即時還柙,今日判刑,成為旺角暴亂事件中首批被告被定罪案例。

        控方指,去年二月九日凌晨港大女生許嘉琪(二十三歲)、教院學生麥子晞(二十歲)和廚師薛達榮(三十二歲)在彌敦道北行線近豉油街一帶,向警方防線擲玻璃樽,麥手持竹枝擲向男警。暴動罪最高刑罰為入獄十年,而區院的最高判刑是入獄七年。

  法官沈小民指,本案裁決在於三個問題,當晚有否發生暴動、被告是否暴動參與者、被告在暴動中做了甚麼,指向警員投擲玻璃樽、竹枝等雜物的暴力行為,已構成破壞社會安寧,裁定當晚情況屬暴動。

花槽馬路被捕不屬旁觀者

  法官指,許在馬路中心花槽位置被捕,推斷她不是旁觀者,因旁觀者不會站在花槽位置湊熱鬧,而是站在行人路上。同樣地,麥在馬路中央被捕,法官相同理由裁定麥是參與暴動的一份子。至於薛,法官認為若他只是旁觀者,應不會跟着跑,然而他卻逃跑,不接納他是旁觀者,確實三人為暴動參與者。

  至於三人在暴動中做了甚麼,法官引述拘捕許的女警盧蔚賢證供,指看見藍衣女子掟玻璃樽,認為最前方有八至十人,而當時位置只有一個女子穿藍衣,故一定是許。而麥當時差不多站在最前,他向探員陳宏博投擲竹枝,而陳追捕的人就是在他前面向他投擲竹枝的人,故投擲竹枝者必定是麥。法官指,拘捕薛的警長岑偉強,注意到薛在行人路上向警方投擲玻璃樽,薛這樣做無疑把他與其他在馬路中心投擲玻璃樽的人分辨出來,而片中看見薛在轉身逃跑前曾投擲玻璃樽。

  法官重申,各被告人並非純粹參與暴動,而是有進一步不法行為,即投擲玻璃樽或竹枝等動作。構成暴動罪主要是有三人或以上非法集結,而且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因此裁定罪成。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