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難臨頭 內地嚴懲排污 港廠商當災「走難」

        內地今年首季的出口增長遠勝預期,正當港商以為即將搭上順風車之際,殊不知號稱「史上最嚴」的環保法卻成了廠商的「緊箍咒」,不少廠商因無法符合環保要求,被迫將高污染生產程序外判,成本大增三成。有電鍍廠花費千萬元改建設施,方能通過內地環保要求,有港商坦言業界掀起淘汰戰,中小企及從事低技術的廠家將成犧牲品。

        號稱史上最嚴的環保法一五年一月出爐,除訂立各項污染物的排放標準外,更授權環保部門查封扣押造成環境嚴重污染的設施,更可責令限產及停產整治超量排污單位,並加重違法罰則和懲處。

  香港中小企協會創會會長佘繼泉坦言,在環保法初出台時,不少廠商均以為內地部門未必會嚴格執行,惟近年愈捉愈緊,令廠商除了須確保污染物沒有直接排出河道外,更要聘請專人監察污染物,整體成本大增三至四成。

巡查第二波 五金木廠受影響

  香港工業總會副主席郭振華亦指,內地去年中嚴格執行廠房的粉塵標準,不及格者均要停廠審查。不少港商以為只是一次性結束,遂在去年中暫時停工給執法部門巡廠,詎料本年初又開始第二波巡查。郭指,從事五金、鎂或鋁合金、木製品,甚至是眼鏡生產,其磨光及拋光的工序均會製造粉塵,估計受影響的港資廠房有近萬間。

  他早前就此跟內地安監局官員會面,了解官方對廠房的要求,「他們初步有個指引,詳細列出如何改善硬件,廠商初步看完之後,都覺得應該做得到。」

  佘繼泉卻對港商在內地設廠的前景不感樂觀,他指現時內地的政策方向,傾向扶持內地企業,不少港商亦私下大吐苦水,每次巡查,港商及外商總是首當其衝,懷疑港商遭到執法部門的針對。續說,不少港商為了減少被巡查,紛紛將其廠房以不同形式轉讓予內地人,令廠房變身成內地企業。以佘的公司為例,早前亦已轉營,由主力塑膠包裝改為上游的貿易生意,尋找客戶定單。他慨歎,港商在內地的優勢已愈來愈少,內地人比港人更熟悉中國市場,要吸納外國的技術比港商更易,「如今除非做高增值工業,否則要跟內地人競爭,一點也不易。」

廠家紛賣廠遷廠

  佘繼泉亦知悉,不少原本在內地設廠的電鍍、漂染及塑膠商人,近年紛紛搬到越南、柬埔寨及緬甸等地設廠,原以為可減省成本,但由於當地缺乏下游配套,令行政及運輸成本大增。香港中小企業國際投資交流協進會會長趙志雄則認為,以中小企的經營規模,遷廠至東南亞風險甚高。相較之下,將廠房內遷至內地偏遠地區較為可行。他得悉有港商已搬往台山、恩平或開平等地區,當地監管較寬鬆。

  然而,郭振華卻認為,內地對工廠的環保規管只會愈收愈緊,擔心中小企即使成功在偏遠地區落戶,生意也未必能長久。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