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動青春 演藝舞蹈新院長 舞出更多可能 重視跨系創作育才

        演藝舞蹈學院上月底完成春季演出,由三個舞蹈學系合演的《模糊的平行線》備受好評,讓今年一月始任院長的施迪偉(David Steele),更覺跨學系創作的重要性,並擬着手改革上課時間表,以及成立校友舞蹈團,發掘舞者的更多可能性,以讓下一代成為具備創造力又有影響力的舞蹈家。

        《模糊的平行線》於○六年由舞蹈學院現代舞高級講師余載恩編創,這次交由芭蕾舞、中國舞及現代舞學生攜手演出。施迪偉笑言,有來自北京的編舞家讚揚部份人的舞蹈水平可媲美專業舞者,惟讓他倍感驕傲的原因,卻是從跨學系舞者的默契交流中,看見「Sense of Unity(團結一心)」。

重擬時間表騰出課節

  施迪偉認為,年輕舞者死守一種舞風是件糟糕的事,或因而妨礙個人發展、對舞蹈的認知,而不知它只是其中一塊拼圖而已。他在歐洲從事舞蹈教育多年,其任教過的學府不曾設有中國舞學系,如今他得見中國舞融入芭蕾舞或現代舞,更加確信傳統舞蹈的文化價值,對本港學生尤為重要。

  惟現時舞蹈學院只有公演時才有跨系合作,施迪偉留意到演藝學生每周的練舞時間,可謂他任教過的學府之冠,若不從上課時間表中着手,根本沒辦法創造更多合作機會,白白錯失那些「令人驚歎的創意」。他因此重新擬定時間表,騰出課節,讓三系學生得以聚首。

  施迪偉直言跨學系合作,尤其是薈萃中西風格的舞蹈創作,於世界各地的院校均屬罕見,卻有助學生從不同舞風中精煉出個人風格,相信日後將會成為演藝的一大賣點。

改革「言出必行」

  舞蹈學院亦素有討論為其畢業生設立校友舞蹈團,施迪偉解釋,校方盼成為學界與舞蹈圈的橋樑,好好地裝備學生,使其更有準備地踏上專業舞台,「他們需找到自己的位置,思考可帶來甚麼改變。」他續指,在校生能在舞蹈團中實習半年至一年,日後更可善加利用演藝校友網絡,今年暑假將邀請畢業生回校分享。

  至於舞蹈學院的發展,即使施迪偉只是到任不久,但他的腦海中早有不少藍圖。他指去年十一月未上任時,曾來港一星期觀察學院演出的最後準備工作,當時已在想上任後有甚麼應該要做。雖課程變革的細節尚未齊全,惟施迪偉卻抱着「言出必行」的心態來說這些話:「若然我覺得這一切都不可能,我也不會來到演藝了。」

  帶着過去三十年於英國、丹麥及法國的工作經驗,施迪偉來到文化環境截然不同的亞洲城市,他希望自己能夠成為演藝與外國院校的中間人,廣納各地學府的優點,不盲目跟從歐洲固有一套,反而因應演藝的特點,加以利用豐富的亞洲藝術文化,為「演藝出品」建立獨特的形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