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回收行業 「四電一腦」新例下領牌難 萬人飯碗恐不保

        立法會通過《產品環保責任(受管制電器)規例》,定下四電一腦的環保徵費,受管制電器須交由持牌回收商處理。有業界反映,受新政策影響,現時逾半回收公司租用農地及倉地經營,達不到工業用地的基本領牌要求,近月相繼離場。業界估計,合資格成為持牌回收商的行家寥寥可數,將有近一萬名回收從業員飯碗不保。

        《產品環保責任(受管制電器)規例》規管俗稱「四電一腦」的冷氣機、雪櫃、洗衣機、電視機及電腦產品的回收工作,新增回收商發牌制度,只有持牌回收商可處置「四電一腦」,並要求回收商只能在工業用地上經營。惟目前大部份業界都在棕地、農地或倉地上作業,難以領牌,只好放棄「四電一腦」的回收業務。

持牌回收商 須於工業地經營

  香港環保回收業總商會前主席梁沛倫,本身在倉地經營三萬多呎的回收工場,「公司由於不是在工業用地上經營,所以在新例下,不合資格領牌,相信日後難再回收『四電一腦』。」他的公司因有從事廢紙回收、產品及機密處理等其他生意,「『四電一腦』佔我們四分一的生意額,我估計會放棄這方面業務,但不用結業。」但他指,現時直接從事「四電一腦」回收生意的從業員約有一萬多人,尤其是街舖回收舊電器的行家,生計將受影響。

  永勝五金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的一成生意來自電腦零件回收,其負責人譚永健直言,因他的回收場設於倉地,同樣不符合領牌的處所用地要求。由於領牌無望,他打算放棄相關業務,專注回收五金、電線及金屬生意。

  譚永健坦言,永勝五金並非專營「四電一腦」生意,故新政策對其影響相對較小,惟他知悉,今月內元朗數個直接受新政策影響的回收場東主已相繼離場,「進口舊電器時,業界會在一批貨櫃擺放多種回收產品,但『四電一腦』於正式立例前一個月,已不能入口,導致他們進口貨量減少,連帶五金、電子產品都無法一併運輸。」

  在農地經營回收場的林先生(化名)認同,領牌和成本問題使他萌生去意,其回收場一個月成本開支逾二十萬元,但今個月無法進口電腦產品,導致生意額下跌三成,損失達數萬元。林先生又指,有行家向他提出幾家公司夾份租用工業用地,務求符合領牌要求,但他有感現時租金太貴,將進一步降低利潤,合資做生意「分餅仔」亦易「有拗撬」,故暫時未有定案。

行內多黑工難有效規管

  有業界前線認為,領牌對規管回收商的作用不大。有不願具名的收集商解釋,現時大多數回收商都聘請黑工負責「四電一腦」的拆件工作,令執法有一定難度,「那些人根本不怕政府,我相信將來都管不了。」在九龍區開設回收店的陳生直斥,行內的黑工問題愈加愈猖獗,加上新例收窄小型回收商的生存空間,故近日他也決定離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