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澳門「的士司機」自白 「不合心意就拒載」辣㷫全城

        澳門Uber面對執法部門重罰,最終勁蝕逾千萬元敗走,而同時的士申請加價獲批,當局希望透過連番改變,扭轉的士業界過去的負面形象。不過,有市民擔憂Uber離場後,「截車難」情況加劇,加上近日網上流傳疑似現職司機自白,大放厥詞說「又不是做政府工,憑甚麼要我服務市民」及「不合我心意就拒載」,辣㷫全城。

        《東周刊》報道,活躍全球的叫的士程式Uber,一五年十月落戶濠江備受好評,某程度解決難截的士問題,但執法部門以其非法載客作出檢控,且每張告票重罰三萬元。Uber曾指在營運首十個月,已代三百多名加盟司機支付逾千萬元罰款。而在Uber敗走後兩日,全澳一千六百輛的士開始加價,落旗加幅超過一成。

  今年四月開始投入服務的合法網約車「電召的士」總經理余健龍指,加價可彌補部份成本,至於Uber退場,有機會吸引更多司機入行,「今個月起,電的一百部車便到齊,遺憾我們只有一百二十多名司機,還要維持全日服務,根本不夠司機,導致平均派車率只有三成。」他指目前電的司機平均月薪約兩萬元,最勤力的薪金更逾四萬元,具有吸引力。

Uber敗走 市民憂截車更難

  但市民對Uber撤離濠江,擔心「截車難」情況加劇,認為過去幾年澳門的士違規經營情況嚴重,不應加價,亦不見得加了會改善服務。近日網上流傳一段名為「澳門年輕的士司機自白」短片,更辣㷫全城,片段所見一名的士司機,直認曾濫收車資和拒載,「三百、五百,價錢任你講」、「去些不合我心意或者堵車的地方就說唔載」。他更放肆的說:「我又唔係打政府工,憑甚麼要我服務市民!我等一個多小時,你上車十七元生意,到時邊個可憐我?」

  澳門的士總商會理事長凌世豪懷疑片段真實性:「現時澳門市道並非太好,問心一句市民或旅客截車,比以往容易好多,當然我們不排除仍有違規司機,但只佔小部份。」他認為要改變行業的歪風,惟有加快修改《的士規章》,重罰違規司機。「可惜方案遲遲未出台,試問目前針對司機違規劏客,每次只罰一千元,怎會有阻嚇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