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爛銅爛鐵尋新主人 收賣婆守候夜冷店等尋寶客

        雁過未必留聲,人生在世卻留下俗物一大堆。有人一一丟棄街上,孑然一身走我路;有人卻緊隨其後一一撿拾,如珠如寶。一頭華髮的李展韻(Annie姐)便是後者,開設夜冷店「勇利行」接收別人的身外物,盼有天為這些爛銅爛鐵找到新主人。

        七十八歲的Annie姐每日都跟「肥佬」老公守候在約一千平方呎的樓上舖,等待有心人來尋寶。

  舖面堆積上萬件舊物,記載着上世紀「嬰兒潮」,以至九十年代回歸前後紙醉金迷的歷史印記。

  Annie姐接受《東周刊》訪問期間,一個孭着背包的中年客人推門進來,她即高聲道:「哎呀!好久不見啦!」客人漲紅着臉低頭說聲好,就逕自前往他鍾愛的舊相堆,「講真,這裏很多都是無人要的垃圾,是這個阿婆才當寶。」客人向Annie姐講價,她耍手擰頭說:「唔得!已經好平!就咁話啦,無得講呀!」旋即收錢,把客人半推半就地送出門。

歎現代人唔識寶

  夜冷店再次回復平靜,Annie姐把被客人翻亂的舊物放回原來位置,輕歎說:「這裏的好東西好似都不值錢,卻有它的歷史軌跡,只是他們唔識寶!」Annie姐的童年在五十年代的香港度過,一家八口一張牀,生活貧亦樂。物質匱乏的年代,一隻萬壽無疆瓷碗、一個駱駝牌暖水壺,可能已經是窮人珍而重之的家當,「舊時貨物手工好精緻,預咗你用好耐,不像現在的人,個個用完即棄。」

  她父母同樣從事「人棄我取」的行業,把賣剩的報紙裁成不同尺寸的包裝紙賣出,捱大她們六兄弟姊妹。Annie姐畢業後在一間貴族幼稚園做了十幾年校長,八九年年屆退休年齡,想找個精神寄託,決定做生不如做熟,向哥哥「偷師」做夜冷,並在中環嘉咸街開設「勇利行」,一方面承接哥哥的貨源,一方面「喊冷」,「食環署拉完小販,我就去充公署入貨。

  有時有錢人搬屋,媽姐叫我們去執嘢,古董、字畫乜都有。邊學得似O依家啲人咁,有少少錢就乜都入落膠袋掉!」Annie姐人如舊物,沒有花巧包裝,蘊含的智慧及內涵,卻是無價之寶。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