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方質疑事主被誤當衝擊者 朱經緯:邊個行人我點知

  退休警司朱經緯(見圖)涉於佔領行動期間以警棍襲擊途人,被控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案件昨天第五日審訊。控辯雙方下周一結案陳詞,預計兩三星期後有裁決。控方昨天接受盤問朱經緯時,質疑朱未有在客觀基礎下假設事主為衝擊者,朱即言:「Sorry 囉,佢(事主)夾喺中間,我控制唔到。」

  朱經緯昨連續第三日自辯,他在控方資深大律師麥禮士盤問下確認,鄭仲恆未有違反禁制令,但當時人群干犯擾亂公眾秩序,而行動中他行使《公安條例》賦予的權力,暫時封閉該段道路。

  被問到使用警棍時有否考慮到相關條例,還是事後利用條文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他則稱:「法律嘅base(基礎)一直喺我心入面,唔需要之後睇返。」他又稱:「我哋執法一定要有法律依據。」他稱當時事件發生得太快:「考慮呢樣,考慮嗰樣,我係呃你。」

「執法一定要有法律依據」

  控方又指鄭在庭上已表明並非橫過馬路衝擊上海商業銀行,朱即謂:「我點分得出呢?」控方又指朱在沒有客觀基礎下假設鄭為衝擊者,朱表示不同意,認為要一段時間才可聚集如此多人,而鄭有足夠時間離開現場,並揚言:「Sorry 囉,佢夾喺中間,我控制唔到。」加上當時有一大群人衝擊警方防線,朱稱:「邊個行人我點知。」

  朱又稱使用武力為即時決定:「我使用武力嗰下係一秒鐘,你想我諗啲乜。」被問及是否利用警棍懲罰鄭與其同袍說話,朱揚言:「不同意,我唔會用武力懲罰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