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冤枉食店賣狗肉 陳伯呻捱夠即結業

        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元朗金輝徑食肆被誣指賣狗肉事件,食肆東主陳伯有一段不平凡的飲食業經歷,跌過爬起,爬起又跌,想不到租了小店後收入僅夠交租,近期又遭人硬指他賣狗肉,生意一落千丈。幸得熱心街坊支持,加上自己有打不死精神,希望捱至明年約滿,光榮結業。

        六十四歲東主陳社幹透露,自己七十年代中偷渡抵港,在港無親無故,經朋友介紹進入飲食業,在酒家做學廚,展開漫長人生路,在不同類別的中菜館做廚師,不下十多家,學懂京、粵菜式,更會烹調乳鴿、燒味、滷水小食等,任職最長是在油麻地的食肆做領班五年,精通懷舊小菜。

  儲到第一桶金後,九二年底和好友到油麻地廟街創業,當時舊樓地舖做個不停,生意理想,惜因樓宇重建被逼結業,只好回頭打工,及至○三年雄心又起,在旺角太子道一個三千多方呎地舖大投資,想不到一場沙士打碎奮鬥夢,支撐了九個月,蝕光二百萬元家當離場。

  「我以前在大陸遇上文革,家庭背景不好被批鬥,都鬥我不死,怎會輕易認輸?」陳伯說時,眼神露出鋼鐵精神。輸了決定打工爬起來,儲到一筆錢,便在元朗又新街租店開業,全盛時期擺在店內和街邊共有三、四十枱,終被投訴阻街,屢屢遭政府罰錢,無奈結業。

  一五年中他見金輝徑位置不差,人流頗旺,剛有小店食肆頂手,店外有空地,以為可以在街上擺上三數桌增加收入,便拍板以四十萬元頂手費再做老闆,每月租金三萬五千元,死約三年,之後才知走錯路。

  狹窄的廚房和食堂,當局嚴打阻街擺設桌椅,被逼在店中擺放幾張桌,僅十多座位,無法支持,欲加強外賣,卻未有起色。陳伯無奈說:「這盤生意好看不好吃,賺盡只是夠交租,連自己的人工都沒有,九月結帳的盈利是一百元,一百元呀!」

賺盡只夠交租

  天氣開始轉冷,陳伯滿以為可憑海南東山黑草羊賺回一筆,上月十九日入貨,翌日便售賣羊腩煲,豈料被指他放在店外攤涼的羊軀殼是狗肉,有人拍照後放在網上聲討,其實他早已解釋過是從凍肉批發商入貨,為節省空運體積,運來時便無頭和腳,也無內臟。

  陳伯氣憤不已,指自家也有養狗,怎會這樣忍心殺狗出售,況且本港不可能常有這樣大的狗隻拿去屠宰,希望愛護動物的網民查清楚才指控,店舖受到惡意攻擊,警方和食環署介入調查,生意亦一落千丈,幸好有街坊支持,生意漸復甦起來。

  陳伯育有三子一女,與現任妻子養育兩子仍未出身,故重擔仍在,他在這店幾乎耗盡夫妻的時間,每日工作十多小時,全年無休,未曾往外地旅遊過,為此夫妻偶有爭吵,早前趁食肆休業兩天,他跑去看醫生,治療痛楚多時膝關節毛病。店租明年六月才屆滿,他打算結束生意,至於是否再戰江湖或重新打工,已是後話。

hd